茶倾萝一松口气,全身就软了下去。

    她感觉昏睡那一瞬间,她被抱在了一个怀抱里,那清雅的暗香是她熟悉的气息。

    这样熟悉的气息几乎是刻在茶倾萝的骨子里的。

    茶倾萝知道是南嘉腾。

    是他,应该不是幻觉。

    她来不及多想,她就昏过去了,她太累了,全身流血太疼了。

    但是她感觉她是安全的。

    她内心很踏实。

    她知道,南嘉腾来了,她会没事的,她父亲也会没事的。

    她们应该都还活着。

    刚刚南嘉腾,真的很酷。

    她有很多话想说,还有很多话想问。

    南嘉腾从未见过这样的茶倾萝,她那么虚弱的靠在他的怀里,就连呼吸都是微弱的。

    南嘉腾的身体僵硬着,心尖却在颤着抖着,无人知道,他眼底凝聚着怎样的黑暗风暴,全身带着怎样的黑暗杀气。

    “南少!”

    南嘉腾冷声道:“将这些人处理了,查一查是什么人干的,一并解决了。”

    任何危险,任何对茶倾萝不利的因素,他都要解决了。

    他不能允许刚刚这样的危险再发生。

    他不敢想象若是他没有赶来,若是他没有安排人保护茶倾萝,她是不是真的会出事。

    一这样想的时候,南嘉腾的心口都在抖,抱着茶倾萝的手臂也在抖。

    他的脸色很白。

    平日这丫头在他面前那么活蹦乱跳的,看起来那么的有精神,可是现在,她虚弱的仿佛没有了气息一样。

    救护车很快便到来了,茶倾萝和她父亲茶正剑都被送进了医院。

    南嘉腾就站在手术室外。

    手术签字也是他签字的。

    南嘉腾僵硬的站着,呼吸都紧了起来。

    某两个属下在旁边站着,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来。

    他们是知道的,别看少爷才十八岁,但已经是诺大的南氏家族的继承人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