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嘴唇抖了抖,继续道:“姐,原来你也知道,那你知道南玄国之前有很多宝物吗?还有什么镇国之宝。”

    云碧雪不明白,自己妹妹怎么突然间问起这些事情了?

    难道碧露知道云家的一些秘密?

    可是知道了就知道了,碧露也不会是这样慌乱,说话的颤音和抖音都是那么的明显。

    云碧雪一下子被自己妹妹问的,也很疑惑,但是她知道的事情,也不会故意瞒着云碧露,“嗯,这个我知道,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你不知道黑龙党的一些历史?”

    云碧雪一直以为,云碧露和皇逸泽感情不错,皇逸泽会将他们家族的一些历史告诉碧露的。

    可是现在看来,碧露似乎知道的挺少的。

    听着自己姐姐疑惑的话,云碧露心沉了沉,她确实不知道,而且知道的很少。

    不知为何,因为这个认知,她的心情有些沉重。

    既然都当成了一家人,为什么很多事情还要瞒着她?

    还有,皇伯父知道很多事情,但也没全部告诉皇逸泽,是不是黑龙党就这样?

    每次,她感受到温暖的时候,都如同一盆冷水浇下来,让她感觉到黑龙党的冷漠。

    云碧露的脸色很不好,但是一想到皇逸泽所受的苦,想到他的身体不好,她就心软了,哪舍得在这种时候闹脾气。

    她只能告诉自己,让自己忍耐平静,一切以皇逸泽的身体为主,

    只要皇逸泽身体好,别的她都不计较的,她唯独怕失去皇逸泽。

    想着他那冰冷的温度,云碧露差点就落泪了,她吸了吸鼻子,控制情绪,不让自己在打电话的时候露出异样,否则姐姐会担心的。

    “姐,我对黑龙党了解的也不是很多,尤其关于南玄国,也只是听说了那么点事情,平日我也没具体去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