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当然不知道皇鸣林的内心变化,她只是看着病房的门,怔怔的有些走神。

    明明两人之前还握着手,这一会,看不到他,她就想念的紧。

    云碧露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有一种冲动,想冲进去,看看皇逸泽,抱抱他。

    也许只有亲眼再看看,心里才能踏实吧。

    不过她想到皇鸣林的话,便明白,皇伯父说的对,她还是让皇逸泽静养,自己先做要紧事。

    云碧露让白子寻和顾依依休息了一天,来黑龙党的第二天,她跟皇鸣林打了声招呼,然后联系了泰老,带着白子寻和顾依依前往泰老居住的地方。

    在黑龙党中,任何人都不能知道清玹公子居住在什么地方,他们若想见清玹公子,也只是在泰老的地方见。

    顾依依说,她就不去楼上了,在下面的会客厅等着两人就好。

    顾依依觉得白子寻和云碧露学姐信任她,带她来这里,她已经很感动了,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索性就在这里坐着等他们。

    见到清玹公子的时候,云碧露都有一种见到亲人的感觉,尤其在他柔和的目光下,她感觉自己不安的心似乎平静了许多。

    清玹公子虽然对旁人都很冷淡,但是对云碧露还有她带来的人,都很和善。

    似乎不用云碧露说什么,他就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事。

    清玹公子让人给云碧露合白子寻都上了一杯茶水,然后认真的对云碧露道:“皇逸泽的身体,你不用担心,他不会有事的。”

    听到清玹公子的这句话,云碧露的心彻底踏实了下来,她相信他,毫无理由的相信。

    而且清玹公子是巫族后人,他说的一定错不了。

    “清玹公子,这是我师兄,他对医术很精通,我想让他帮你看看身体,也许能治疗好你。”

    清玹公子叹了口气,“之前让你不要费心,你还真是固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