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常年跟在王少身边的人,听着王少的话,都有些心惊胆战的,将头压的很低很低,恭敬回话。

    王少一直紧盯着手中的资料,翻看这半年来关于宁安市的消息,嘴角妖冶的弧度越来越大,“原来北方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王少将注意力一直放在南方,毕竟北谢南王,这是千年来形成的既定规律,所以互不干涉。

    王刚平之死怪不到谢家身上,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王家的人越权了,若是谢家报复回来,也算不上什么。

    而且谢黎墨是在北方宁安市,就算是搅动任何风云,都跟王家没关系。

    但是王少心里自有他上位者的思量。

    “是的,所有消息都在资料上显示了。”

    王少玉制的椅子往后一滑,他将修长的双腿搭在桌子上,幽幽道:“这个云碧雪到底有何魅力?让谢氏的下人继承人如此维护。”这才是他最为关注的一点。

    对高位者来说,这种维护,就相当于将弱点暴露在对方手上,而他们都是不允许有弱点的。

    王少眯了眯眼睛,桃花眼中闪过如罂粟般妖冶的光芒,如曼陀罗花,诡异艳丽。

    “云碧雪本不起眼,是宁安市苏家不要的儿媳妇,后来被谢黎墨捧在手心。”旁边的人恭敬的回道。

    王少抱着胸,沉思一会道:“所以这才是最为让人疑惑不解的,普通豪门不要的女人,谢黎墨会要?要么这个云碧雪有过人之处,要不就是谢黎墨品味特殊。”

    听着王少的话,旁边站的西服男子道:“除了这个云碧雪,谢黎墨从未和任何女人有过绯闻和接触。”

    王少听着,眼中闪过一道幽光,显然是因为谢黎墨,而对云碧雪有了印象,这种感觉最后变得有些奇妙。

    似想到什么,王少妖冶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带着雪般的冷寒,“王刚平不是有个女儿吗?”

    “是,王妙香一直都想接近王少,在下面不断翻腾。”其实殊不知,整个王族里,无论是主家还是旁支任何人的举动,只要一查,就瞒不住王少的眼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