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谢黎珍用这样的眼神看他,夜君清几乎被这样眼神逼的,不断后退。

    可是谢黎珍目光一直黏在夜君清的身上,“夜君清,我谢黎珍是傻,才一直相信你,十八岁那年,我因为你差点身死,我不怪任何人,当年你有你的立场,哪怕你的族人想杀我,我都没恨过你。”

    “当年是我自己傻,我自己单纯的不顾家人,抛弃一切,跟你。”

    “夜君清,你知道那年我是怎么活过来的吗?你永远都不会想到,我这样怕疼的人,是如何坚持了下来,这张脸,努力让人修复,可是恢复不到以前那样,我疼的最厉害的时候,我都想吃点药结束了,可是医生告诉我,我有了孩子。”

    “十八岁的年龄,有了孩子是什么概念?夜君清,你知道吗?就是被人指指点点,就连医生的目光,都带着鄙视和不屑的,甚至被人怀疑小三,我百口莫辩,孩子的父亲是你,我都开不了口。”

    “我最脆弱的时候,多想有人陪着,多想你在身边,可笑吧?那时候还想着你,真傻。”

    “那时候,都有人劝我不要乐乐的,可是我怎么舍得不要,是因为她,我才坚持活下来了,吃不下饭吐血的时候,我依然逼着自己吃,腿酸涩没法动的时候,我就好好躺着,一躺好几天。”

    “为了赚钱,挺着大肚子我都去找点兼职的活干,乐乐早产,为了给她好的营养,我都省吃俭用。”

    “夜君清,乐乐长这么大,你知道我们母女吃了多少苦?可是你呢,你想过我们吗?你只是自私的想你自己,若是,若是近日没有阿川,要是那子弹在乐乐身上,你怎么办,我怎么办,啊……”

    谢黎珍歇斯底里的说着,眼泪淌满满脸,带着质问和咄咄逼人。

    谢黎珍的这些苦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也许只有阿川知道的。

    阿川是后来在乐乐一岁的时候,才找到她们,保护在她们身边。

    谢黎珍不想说,但是刚刚的事情刺激的她,不得不说,恨,浓浓的恨意布满她的心头。

    夜君清捂着心口,不断咳嗽,头嗡嗡的叫,全身都泛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