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逸泽有时候都亲自下海,无论海水多么冰冷,他都不在意,有时候身上的伤口沾上海水,又再一次破裂。

    对这些皇逸泽都不在意,他每次下海水的时候,都会想,碧露她就是这样在海水里游动的。

    他都不知道她当时在想什么,有没有恨过他?

    一想到这些,皇逸泽几乎惩罚式的在海里游动,寻找,似乎这样,才能让他的心好受一点。

    海水的冰冷,浸透着他的心,只会让他更加思念碧露。

    他现在只希望他活着。

    虽然很多人都说,海水这么冷,打捞了这么广阔的海域,也没消息,很可能会找不到。

    但是他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放弃,碧露做什么都很执着,她一定会活着的。

    皇逸泽每次从海水中出来,整个人都仿佛冻僵一样,左一更是焦急的让人给皇逸泽处理身上的伤口。

    他和右一无论怎么劝,这时候对少主都不管用,他们甚至觉得,少主都跟行尸走肉一般了。

    “少主,云姑娘那么好,一定还活着的,应该是被人救了,这片海域常年都会有船只行走,说不定就救了。”

    “是呀,少主,云姑娘那么聪明,不会有问题的。”

    皇逸泽只是听着,虽然知道他们也是在安慰他,但是他现在需要听这样的声音,哪怕自欺欺人也好,至少能支撑着他坚持下去。

    “咳咳……”

    左一看着少主也不说话,小心的问道:“少主,都这么长时间了,一点线索都没有,我们还往前开吗?”

    “少主,再往前开,就是别的国家领海范围了。”

    皇逸泽淡冷道:“我什么时候在乎一个国家的力量?”

    左一和右一一怔,确实,他们少主可是黑龙党的少主,拥有的力量,连一个国家都要给几分面子,而且如果可能,少主完全可以让一个国家“改朝换代”的。

    左一和右一也明白了,还是要继续开船,寻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