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逸泽也能感觉到他的心似乎活了过来。

    他一直都不敢相信,不想承认碧露出事了,可是这么久一直没有碧露的消息,差点让他崩溃。

    皇逸泽仔仔细细的看着右一,盯着他的眼眸,生怕听错了。

    右一还等着去赶快告诉下面,让那方雅雯来见少主,可是少主依然锁住他的眸光,双手按住他的肩膀,他怎么活动,怎么离开去安排下面的事情呢?

    “右一,你说的是真的?将刚刚的事情再说一遍?”

    右一听着,再看少主布满血丝的眼眸,很是心疼少主,别人不懂,他作为一级护法是懂的的。

    右一沉重的点了点头,“方雅雯是这样说的。”

    皇逸泽记得资料上确实显示,云碧露有时候会出去见方雅雯的,这么说,她确实会知道些什么。

    也许那天,碧露离开屋子后,是去找了她也说不定。

    皇逸泽这一次脑海里会不由自主的去往好处想,告诉自己,碧露一定好好的,他的丫头一定很好。

    他会将丫头带回来,好好呵护,为她遮风挡雨,再也不会因为任务因为责任而忽略她的感受。

    皇逸泽的眼睛酸酸的,若不是他一直忍着,有极强的控制力,眼泪可能就再次落下来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呀!

    右一真的不忍心再看这样的少主,他心里也跟着发酸疼痛,替少主难过。

    他咬了咬牙齿,狠狠点头,“少主,您没听错,我这就去让方雅雯见你。”

    “她现在在哪里?”

    “还在被关押的地方。”

    皇逸泽神色微变,道:“我亲自去见她。”

    右一愣了下,转念一想,少主为了云姑娘什么事都是可以做出来的,便明白了。

    皇逸泽往外走的时候,却碰到了自己的父亲皇鸣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