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逸泽目光却是带着柔和,一点没有担心的样子,因为他知道他家丫头是不会吃亏的。

    若是真到了她忍耐的极点,即使她不愿,他也会出手的。

    云碧露说的下三滥手段,无非就是指左丘子美的下三滥。

    舞池的音乐还在继续,大家也缓慢的跳着舞,时不时的往这边看,看左丘子美和云碧露的过招。

    左丘子美记得爷爷以前说过,怒到极致就要学会忍到极致,然后冷静的踩着对方的弱点攻击。

    所以她只是笑道:“你现在也跟我差不多大吧?就一口一个是你的?都说未婚夫都有可能变,这才是你男朋友,你就确定以后都是你的。”

    女子了解女子,左丘子美能看出眼前少女对这个男子的在乎,所以她相信这句话最能让她慌乱。

    云碧露很潇洒的握住皇逸泽的手,在左丘子美面前秀了秀,“只要他现在是我的就足够了,最起码不是别人的。”

    云碧露从来都是伶牙俐齿,给人一种百毒不侵的感觉。

    所以这句话还给左丘子美的时候,让她又打了自己的脸。

    左丘老爷子在不远处眯着眼看着这一切,看向云碧露的目光时,闪过了一丝狠毒如毒蛇的光芒。

    他对身边的人招了招手,道:“那两个是谁?”

    “不知,但他们手上确实有请帖。”

    “哼,请帖也有可能是偷的,是假的!”

    “老爷有何指示?”他跟在老爷子身边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老爷子手段的狠辣,一边老爷子过问的话,就说明是有什么行动指示。

    左丘老爷子阴毒的道:“那个少女,暗中处理掉,那个男子,子美喜欢,就先留着,等哪天子美玩够了,再解决掉。”

    对左丘老爷子来说,只不过两个无足轻重的人,压根没背景,解决起来很简单。

    而皇逸泽虽然只是淡淡的站着,但是整个礼堂有点动静,他都会知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