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人声鼎沸的看台,来到斯莱特林的方阵,却并没找到怀特。露西见到我,抱着格雅十分高兴的跑了过来,“我们刚才又进球了,领先30分,这次肯定能赢!”

    “嗯”我笑着点点头。

    “来,坐我旁边。”露西拉着我的手,想将我引到她的座位旁。

    我摆了摆手,“不了,我来找怀特,有些事想问他。”

    ‘出什么事了?’格雅问。

    ‘没什么大事,我自己能解决。’我笑着摸了摸格雅的脑袋。这件事牵连的人太多,光凭我和格雅无法解决,所以干脆让格雅休息一下,直接借用其他人的帮助。

    露西歪着脑袋对我笑,一脸神秘神秘的样子,“我懂,我懂!不过怀特开场后不久,就不知道去哪了。你可以去主席台下面的后勤室找找。”

    离开看台,沿着过道到了后勤室,却依旧没有找到怀特,只有几个学生会成员在为赛后的清场工作做准备。我向他们询问怀特的去向,结果一无所获。既然球场没找到怀特,那他应该还在城堡里,于是我又返回城堡。在球场的过道里,我又遇见了佩内洛。她正和几个拉文克劳的女生从厕所里出来,见到我佩内洛显得有些紧张,嘴唇紧抿,脸颊微微涨红。其他几个女生一脸和气的同我打了招呼,佩内洛激动得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想着要去找怀特,所以没有多做纠缠,只是礼貌的回礼,然后走开。

    在球场通往城堡的路上,佩内洛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米歇尔。”

    “有事吗?”我回过身问道。

    “谢谢你去救我。”佩内洛红着脸感激的说道。

    我笑了笑,“别客气。你被抓,始终是因为我,我当然要去救。如果换作其他人,我也会那么做。”

    “是吗?”佩内洛略显失望的说道。

    “可是,如果我不那么弱,也就不会轻易被抓,更不会害你受伤。”佩内洛说着红了眼眶,内疚的低下了头。

    我拍了拍佩内洛的肩膀,宽慰道:“别想太多。我既然愿意去救,那后果也就该我自己承担。你感激我,我很高兴,但让你因我的受伤而满怀内疚,这反倒会让我感到不安。”

    “米歇尔,对不起!”佩内洛说着哽咽道:“以前是我太胆小,错怪了你,我不该那样对你。”

    “没有,你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只是每个人的选择不同而已。”我十分认真的说道。

    “可我觉得我之前的选择是错的,你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从今天开始,佩内洛·克里瓦特要做米歇尔·贝克特的朋友,无条件的支持你,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佩内洛眼神坚毅的说道,大大的给了我一个拥抱,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转身跑走了。

    我呆愣在原地,这表白太突然,脑袋还有些没转过弯来。想到怀特还没找到,于是甩甩脑袋,将头脑中乱麻先抛开。

    城堡说大其实能去的地方也就这么多,说小可每个房间距离又很远,兜兜转转走了好几圈,始终没见到怀特。正想着要不要找乌塔帮忙,突然一把扫帚从我头顶疾驰而过。

    我抽出魔杖,将扫帚停了下来,“皮皮鬼,你又捣蛋了。”

    皮皮鬼急忙躲到门后,“你们不许我去球场,我自己在走廊里玩玩,也不行吗?”

    “你飞得这么快,撞到人怎么办?”

    “哼,大家都去了球场,谁像你还在城堡里乱逛。”皮皮鬼不满的反驳道。

    “你这捣蛋鬼歪理真多。”

    “你们两夫妻都这么啰嗦。”皮皮鬼将头从门后探出来,朝我做了个鬼脸。

    “什么两夫妻?”我疑惑道。

    “你和卡塞尔那家伙呗!”皮皮鬼笑道。

    “你遇见怀特了?”我问。

    “怀特!怀特!叫得真亲热,多久不见就这么想他了?”皮皮鬼打趣道。

    我没好气的冲皮皮鬼翻了个白眼,“说还是不说?”

    “你不向血人巴罗打小报告,我就告诉你。”皮皮鬼调皮的冲我眨眨眼。

    我点点头,“我保证不告诉他。”

    “那就好。”皮皮鬼从门后飞了出来,“霍格沃兹的小鬼里,就你说话还让人信服,换作别人去才懒得理呢!”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我无奈的说道:“咱们能不能直接进入正题呢?”

    “我皮皮鬼可是很少夸人的,你居然还不乐意听。”皮皮鬼不高兴的噘噘嘴,见我不搭理只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