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饶命啊,饶命啊!”黑熊精凄惨求饶,至于凌虚子早就已经伤重不能说话了,昏死过去。白衣秀士心中震撼不已,吓得立即又跪倒在地。

    许诺皱了皱眉头,两妖如今的景象实在是太惨了。凌虚子已经看不出面容,血肉横流。黑熊精的黑色的毛发已经被学染成了红色,分外可怖。

    好歹是相处数百年的朋友,白衣秀士面露不忍之色,开口请求道:“菩……菩萨,您还是放过他们吧!”

    叹了口气,许诺本来只想稍微作弄一下他们而已,没想居然会变成这样,那些金色的水滴居然如厉害。凌虚子法力低微,一滴就足以要了他的命。即使是黑熊精这种可以比拟孙猴子的存在,居然也扛不住几滴。

    “太残暴了!”摇了摇头,传话给三妖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但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你等也并没有做过太过伤天害理,有损阴德之事,就宽恕你们最后一次。”黑熊精毗邻观音禅院,也没见吃过人之类的,要不然金池老和尚也不会和他们和平相处。

    白衣秀士磕头跪谢,转过头看着黑熊精凌虚子的惨样,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同时妖怪,三妖也只能偏居一隅,藏头露尾,平常连肉都没吃几个,这也是黑熊精见了金禾穗不顾一切平明的原因。触景伤情,悲上加悲,心中来带着原本被黑熊精要来喝去产生的怒气,也消除了不少。

    “唉!”许诺望着躺在地上的黑熊精,心中猛然生了一个想法。这次黑熊精来偷金禾穗,自己恰好遇到了,才免于受损。但自己毕竟不可能时时刻刻在线,总有吃饭睡觉休息的时间,万一这个时候遇到了小偷,拿自己岂不是要哭死。

    瞥了瞥黑熊精,许诺心中暗暗思量着,“这家伙记得最后被观音收做珞珈山的首山大神,也就是看门的。想来实力不低,如果他能看护这里,以后岂不是安全多了。”越想越觉得靠谱,毕竟西游中比得过黑熊精的妖怪,也没有几个。

    “黑熊精,念你是初犯,切饶你一次。”

    黑熊精痛苦狰狞的脸上也不免生出一丝微笑,毕竟谁也不愿意这么窝囊的死去。

    “但是……”

    黑熊精脸上喜色迅速变去,死了不可怕,万一被许诺当做坐骑,那可就完了。记得他们有阉坐骑的习惯来着……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许诺顿了顿,继续说道:“本座打算在此开辟一处灵园,正需要一人守卫……”

    话没说完,黑熊精立即点头道:“弟子愿意,弟子愿意……啊……”身上血液仍未凝固,看的出来,但已经不再扩散了。不过黑熊精显然很高兴,毕竟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自己的山洞离这里又近,不费多少力气。而且名正言顺的榜上观音菩萨,这以后就可以横着走了。

    许诺皱了皱眉,显然没想到那个小小洒水壶里面的水居然有如此的威力。转头看向水壶,原本的小水壶已经消失不见,重新化作最开始的水壶。点了一下,水壶再次一份为三。

    嘴角扯出一丝笑容,他已经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对着黑熊精,如同给金禾穗浇水一样,均匀的撒上去。细细的水流从高空落下,或作蒙蒙细雨,又变成点点薄雾,慢慢的罩在黑熊精身上。

    “啊!这是什么……”白衣秀士大惊失色,难不成观音要食言,赶尽杀绝不成。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想多了。薄雾笼罩在黑熊精身上,慢慢的渗透进去。笃然间,黑熊精身上的伤口开始愈合,血肉开始快速生长,将裸露的森森白骨掩藏起来。

    “果然如此!”许诺得意的笑道,金禾穗生长这么快很显然和自己浇水离不开关系,而且就催长植物一样,对于动物的伤势也有效果。依瓢画葫芦,许诺又将凌虚子救治过来。

    凌虚子悠悠醒转,转眼看了看旁边欣喜的黑熊精,幽幽道:“大王,咱们这是到地府了吗,观音那婆娘没跟来吧……”

    “啪!”的一声,黑熊精一巴掌将凌虚子拍晕,对着茅草屋嘿嘿傻笑道:“他脑子不太清楚,请菩萨见谅。”

    屏幕前的许诺微微摇了摇头,这黑熊精也不算是傻瓜。将目光转向仓库,约有一捧的金色麦粒,这就是自己这些天来的成果。“到底有什么用呢?”

    当时只顾得挑选合适种植的东西,根本没有仔细查看金禾穗的功效。但是依稀记得,这东西好像也有些特殊作用来着。“金禾穗,食之不饿!”

    “这是什么意思?”许诺深深地感受到,自己被欺骗了,什么叫食之不饿,食物吃饱之后肯定不会饿。顿时变得郁郁寡欢起来,太无趣了。

    “菩萨……”黑熊精还和白衣秀士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