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屋中的烛台被点亮,寂静的山谷仿佛也有了生气。看似没有半点变化,但仿佛一切都不一样了。

    凌虚子望了望下面的茅草屋,不屑一笑,“什么东西,天还没黑呢,点什么蜡烛。真以为点了蜡烛就呢吓退我们了,大王,要不我动手……”

    黑熊精脸色有些严肃,即使他心智不如两位妖怪,但他法力高强,冥冥之中能感受到危险的来临,所谓的心血来潮,不外如是。他低下头,贪婪的看着下方一尺见方的土地,种植着已经变得金黄色的金禾穗。数量不多,只有将近百株罢了,但这些东西却实在是深深吸引着他,欲罢不能。

    “大王,情况不大对劲啊!”白衣秀士脸都快吓绿了,他百分百肯定下面就是那个‘观音菩萨’,“不行,我们先撤吧。”

    黑熊精有些意动,他的感觉分为灵敏,就是因为这些趋吉避凶,才能成长到今天的地步。

    凌虚子有些急了,呆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这么多年才见着这几件宝物,怎么能退让。“有什么不对劲的,古今就是一个凡人罢了,吓也能吓死他。”见此黑熊精仍旧有些犹豫,他狠心道:“不如我下去摘那些麦穗,大王在上面掠阵,摘到就跑。”

    黑熊精眼中犹豫不决,最终位置的恐惧被贪念战胜,狠狠点下头,憨声道:“兄弟下去摘就是。”

    另一方面,许诺刚打开游戏就发现了对面的异常,自己所在茅草屋的上空飘了一朵黑云,仔细一看,上面站了三个人。当先一人,面容漆黑,神情凶恶,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透露着凶光,许诺不用查看信心就知道这人是谁,除了黑熊精还能有哪位!

    再看看身后的两人,一个道士,一个儒士,明摆着就是苍狼精凌虚子和白花蛇精白衣秀士。

    苦呀!好不容易把金禾穗等熟了,怎么就等来了小偷啊!这黑熊精可是有前科的,猴子取经路过观音禅院,因被轻视取出锦襕袈裟炫耀,被金池借去,最后又被黑熊精偷去。

    如今纵然没有发生那件事,但本性难移,估计这黑熊精也是有一颗做小偷的心。待到看见静坐在石头上的金池,心中又是暗暗叫苦。纵然以后金池与黑熊精三妖称兄道弟,但现在大家谁也不认识谁,妖怪见了人,还能有好?

    但他也不敢多做其他动作,免得白白害了金池的性命,毕竟这和尚还要给自己筹钱呢。建立起与金池之间的对话,许诺提醒道:“金池!立刻离开!”

    静坐在巨石上的金池如梦惊醒,声音直接从心底响起,迷茫片刻立即醒悟过来,狂喜道:“是佛……”

    “噤声!”许诺吓了一跳,见三妖没有多大反应,然后装作淡然回复道:“你别说话!”

    金池点了点头,纵然不明白‘佛祖’他老人家的意思,乖乖照做就是,反正人家也不会害自己。

    “你先回去吧。”想了想,他又说道:“这两天不用到这里来了。”金禾穗的事情好解决,过几分钟就彻底成熟了,直接收割就行。但为防止对方气急败坏,还是让金池别到这里来了。

    金池感到有些突兀,眉头微微皱起,低声问道:“敢问佛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即使许诺没有说出实情,金池还是敏感的感觉到要有大事发生,而且不是一件好事。不知不觉间,他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

    叹了口气,许诺纳闷不已,这金池怎么变成了死脑筋,让他走就是了还这么麻烦。无奈道:“被本座压在五行山下的妖魔,趁本座赴元始天尊之邀,破除了封印,逃了出来。那是三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即便是本座也要费些功夫。你回去之后,约束僧人,最近两天不可随意走动,闭门在家念诵佛法,自然安康。”编瞎话吗,那还不是张口就来,扯着猴哥的名义,立刻唬住了金池这个没什么见识的凡人。

    果不其然,金池果然吓了一跳。什么大闹天宫,什么齐天大圣,一听就是法力高强的妖魔,再听听‘佛祖’他老人家都说要费些功夫,那得是多么厉害的妖魔啊!“那我回去就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让周围的百姓都安心在家,不要外出,以免被妖魔果腹。”

    许诺下了一跳,自己瞎编的那段话万一传出去,不露馅才怪,那可就丢人丢大了。更重要的是,自己这个冒牌的佛祖,万一被人家真正的佛祖知道,还指不定怎么着呢?立即回复道:“不,不要传出去!”

    “不传出去?”金池满脸疑惑,“为何?”

    许诺气得直想骂人,但还是心平气和道:“传出去必然造成终生恐慌。更何况只是小小的妖魔而已,本座自然能够降服他。”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扯了好几个谎,总算是将金池诳回去了。而这时,距离金禾穗成熟的时间也不足三分钟了。

    深深吸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