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万万不可啊!”

    白衣秀士擦了擦脸上流淌的汗水,战战兢兢,眼神闪烁不定,回想起当初的一幕幕,不由得一阵后怕。观世音菩萨风佛祖之命行走四大部洲,宣讲佛法。作为她宣讲佛法的工具,一路上牺牲在她手上的妖怪可不少。仅仅是白衣秀士所听到的就不下数百个,可以说是有杀错没放过。

    上次自从遇到许诺警示之后,白衣秀士吓得差点魂都掉了。元神传音,可不是自己这种小妖能够比拟上的,而且根本无从知晓对方的踪影。未知产生恐惧,更容易让白衣秀士浮想联翩,因此当时直接弃了白马寺就走,还催促白马寺众僧到观音禅院赔礼道歉。

    性命得保,白衣秀士也不会大肆宣扬这件事,但从此对于观音禅院避之不及。听到观音禅院这四个字,顿时反应过激,表现的十分不堪。

    “老弟,你这是怎么了?”黑熊精反应大条,见到白衣秀士这幅模样,还关心的问道:“莫不是得了什么病,凌虚子老弟,你懂得治病脸蛋,过来看看。”

    凌虚子白了一眼,心中腹诽不已。都是修炼多年的妖怪,哪能那么容易生病。他是苍狼成精,不知道从哪里学得了炼丹的本事,但也就是一般而已,因此却得到了黑熊精的倚重。

    黑熊精虽然本领高强,能打,可惜脑子却不好用,因此看不出白衣秀士的反应是怎么回事。但凌虚子一看就知道,白衣秀士这幅模样显然是吓得。但他却不明白,这方圆数百里,除了黑熊精之外也没有什么有本事的妖怪,白衣秀士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眼珠转了转,凌虚子有了主意。“老弟,你刚才说万万不可,是什么意思?”

    白衣秀士咽了口唾沫,心有戚戚道:“我是说,毕竟是处于观音禅院的地盘,万一要是惹怒了其中的主人该如何是好?”

    “其中的主人?”黑熊精摇了摇头,”我说老弟啊,你怕什么,不过是几个和尚罢了。区区凡人,他们要是敢来,正好给我塞牙缝。”

    白衣秀士苦笑不已,要仅仅是几个和尚,他用得着害怕吗?他害怕的是那个神出鬼没的观音菩萨。但这话他不能说出口,他太了解这黑炭头黑熊精的想法了,委实是一个憨货,不撞南墙不回头,说了也不一定害怕。

    凌虚子冷眼旁观,半晌后开口道:“我等先去探个虚实,然后再作打算也不迟。”虽然不清楚白衣秀士隐瞒什么,但很显然会让他害怕,恐怕不是一般的人物。但他却也不以为然,白衣秀士在三妖中实力垫底,眼界也低。在他看来,有黑熊精在,还怕什么?

    “甚好,甚好!”黑熊精大喜,他平生不知道害怕,在加上自己没有遇到过什么厉害的人物,自信心爆棚。

    “唉,只能如此了。”白衣秀士暗地里祈祷,观音菩萨最好离开了观音禅院。只是他不知道,观音菩萨估计从来没有到过观音禅院,更不会想到,他所面对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小诺,怎么了,最近见你忙来忙去的。”李永年拍了拍许诺的肩膀,好心提醒道:“年轻人在忙也要注意身体嘛,毕竟以后的日子还长呢,你说是吧?”

    好似关心慰问,却让许诺如芒在背,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李叔生气了。

    挑了挑眉毛,李永年似笑非笑道:“听说最近你和高家小姐走的挺近?”

    恰似不经意的提起,许诺表情严肃到了极点,总算是明白对方为什么生气了。“李叔说笑了。”装作沮丧的摇了摇头,“她不过是听说我和张盛有矛盾,问了我一下详细的经过。”

    李永年皱了皱眉头,“没有别的了?”

    “唉……”叹了口气,许诺落寞道:“听她的口气,或许是想利用我,整一下张盛吧。”他说的实情,但他似乎感受到了高玥对他不仅仅是利用这么简单。

    李永年表情放松下来,无奈道:“这些人就是这样,以后还是离他们远一些。”说着他喝了一口水,将水杯放在桌子上,“对了,姗姗好像就要放假了,过一段时间就要来了,到时候你陪她逛一逛,我替你请假。”

    “是!”李念珊,这才是许诺如此谨慎对待李永年的最终原因,许诺的青梅竹马。巧笑倩兮,简单用皮筋炸起来的马尾,清新的风格,俏皮的模样,无不令人动心。恍然间,脑海中活泼的李念珊变成了美艳成熟的高玥。摇了摇头,将这个人的面孔努力从脑海中驱除出去。

    “怎么了?”见许诺摇头,李永年不明就里道:“难不成是那个张盛?他最近又给你下绊子了?”

    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如果说让他知道自己和张盛旧恨未去又加新仇,只能给李永年增加烦恼罢了,并没有什么作用。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