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虎哪里搞清楚顾雨彤和王虎说的话后,看着王虎傻笑的样子,吴慎顿时说道:傻笑个什么劲,人家姑娘一会儿就过来了,你还不去换上一身干净的以上,你看看你这一身脏兮兮的样子,我看着你的这个傻样我我是个女的我肯定不跟着你。

    累的气喘吁吁的吴慎说了几句就没有骂人的力气了,晃晃悠悠的回到自己房间,嗯水温正好,看来顾雨彤这个女人还是关系自己的吗,知道给自己防水洗澡,妈卖批的跑了好几个小时了,泡在热水里面可真舒服啊,从浴缸里爬出来,趴在自己的大床上,趴在大床上,好累啊,这个时候要是再来个小妞给自己按按就更舒服了,睡一会儿,睡梦中吴慎有在和白素儿开车,副驾驶上坐着顾雨彤,两条新路全部开通,一路狂飙,不知道到开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开了多久,朦朦胧胧中吴慎感到有有人在触碰自己刚才在做梦吗,不对,妈卖批的好像真的有人在挂档,哦,白素儿有来开车吗,哦技术见长啊,哎不对啊,顾雨彤也过来了吗,亲戚走了,这么快。今天怎么这么主动。哎谁给我带上眼罩了,肯定是顾雨彤这个女人,还害羞。渐渐的吴慎感到不对劲了,妈卖批的这时要玩捆绑吗,怎么把老子的手脚动不了啊,嘴里还被塞了什么东西,妈卖批的,顾雨彤这个女人在玩什么。

    眼罩被摘下去了,灯光有点刺眼,吴慎慢慢的睁开眼睛,我擦,怎么这么多女人,我在那里啊,在做梦吗。这时顾雨彤打开门走了过来,吴慎顿时呜呜呜的说话,顾雨彤将吴慎的嘴巴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妈卖批这不是昨天自己从白素儿身上拔下来的小内内吗,呸呸呸,吴慎看着满屋子的女人,吴慎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瞬间叫道:顾雨彤,你这个疯女人,你要干什么,这群带着面巾的女人是谁啊,怎么跑到咱们家里来了,你把我绑起来干什么,你不要乱来啊,我可是跑了一天了,腿都酸死了,这么多女人会出事的。这时顾雨彤故作委屈的说道:瞧瞧你的样子,人家有这么让你害怕吗,你不是精力旺盛吗,人家身子不舒服,素儿妹妹也被你折腾惨了,你现在肯定很寂寞是吧,你看看人家对你多好啊,给你叫了这么多的姑娘,今天就让你好好舒服舒服,你说我大方吧,当老婆的给你找,今晚上你就好好享受吧。这时候吴慎都快哭了连忙说道:雨彤不行,不能这么玩啊,我会死的,放过我好不好,我腿现在就发软。

    顾雨彤想了想说道:你真的不要,你确定。这时吴慎立刻点头说道:不要,不要真的不要,我想睡觉。这时顾雨彤单手托着光滑的下颚轻轻的说道:这样啊,不过晚了,刚才你睡觉的时候,这几个姑娘在你的那个坏家伙哪里抹了点药,我已经和她们交代过了,和你轻轻的玩玩,不会过火的,你自己可要早点出来啊,她们只要一到就会走,你要是出不来就自己憋着吧,你也知道我身子不舒服,素儿妹妹也那样了,今天我们都赔不了你,你要是还不要她们的话,你就自己用手吧,她们走的时候回帮你把那个绳子解开的,到时候你要是不舒服就自己玩儿啊。说完吴慎就要说话,结果顾雨彤早有准备在吴慎张嘴的一瞬间白色的纯棉小内内再次塞了进去。呜呜呜、呜呜呜。

    顾雨彤拍了拍手转身冲着房间里的几个女人说道:这个是我男人,你们也看到了,他的精力太旺盛了,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今天就便宜你们了,来的时候你们也都知道了,我和你们欢乐海岸那边关系很好的,一个人五百块,这个钱你们自己拿了就好了,不用再给欢乐海岸那边分成了,但是你们记住啊,你们到了就不能在来了,你们不用管他,他要是不行你们就用药,要是一直硬着,你们也不用管,只要你们到了一次就等着,所有人都有一边了,你们就走,走之前记得把他的绳子解开一个扣,他自己有办法活动的,记着不要都解开啊,好了,现在你们可以随便玩了,随便你们怎么玩,只要玩不死就行。说完话顾雨彤就打着哈欠离开了房间。妈卖批啊,顾雨彤你这个疯女人,什么叫我自己玩啊,你什么意思啊,给老子下药,你要玩死我啊,还一人一次,你不知道老子什么劲头吗,不用药我都能弄你和白素儿好几次,你们还是那种对男人很有诱惑的,普通的女人就更不行了,就算这些姑娘是老手了,你给我下药,想想自己今晚上就绝对不好过,妈卖批啊,希望顾雨彤给自己找的这几个姑娘真的很会玩儿。

    红姐,你看看这个小白脸,长得好俊俏啊,可比咱们姐妹平时招待的那些好多了,这本钱也够足的啊,我那会摸了摸好结实啊。这时带着面纱的红姐笑着说道:你个小浪蹄子,你也不看看,能一样吗,这可是人家包养的小白脸,就是干这个的,长得不好看,本钱不好,哪里能被包养啊,这次咱们也算拣着了,尝尝这些小白脸的滋味,还能挣不少钱,这种好事可不常有啊,姐妹们都给我好好弄弄这个小白脸,不要让人家生气知道吗,洛洛你经验少,你先来,随便折腾就行,我和翠翠最后在来。

    一个、两个、三个、。。。六个姑娘一脸春情未了的看着吴慎,大厉害了,好充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