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雾霭渐渐消散,阳光透过云层显露,稍显温润,经过昨夜的喧嚣沉淀,街道上仿佛还保留着某些深刻的影像,令人回味,又是崭新的一天,鸡鸣三遍,城内的商铺便一个接着一个的开始开门迎客,顶着毡帽的小四无精打采的打着哈欠,似乎还没有睡够,但若是有客人进门,保持面带微笑的服务还是不成问题的,待到城门开启,挑着担子的农夫、菜贩进进出出,清晨刚摘的蔬菜最为新鲜,也好卖,在街边吆喝几声,菜农便和买家议起价来,期间偶尔也会有一些行履书生和武夫参杂其内,来来往往,逐渐提升着热度。

    要说今天有什么见闻,别说,还真有,那就是秦老爷的女儿要嫁人了。

    说起这秦老爷的女儿,其实京城之内真正能见上一面的也没有几个人,更过的则是传闻,但人嘴的传播效应总是迅速的,而且版本也不尽相同,什么身高八尺,形似壮汉,体毛繁多了种种,而且基本上都是耳熟能详的信息,为此早几年也闹出过笑话,按理说秦家家业甚大,也不是没人能瞧上眼,只是铁了心做上门姑爷的吧,人家看不上,那些有名的才子吧,被抓了去也都跑掉了,也是,多少有点才学的仕子也不会为了一个秦家埋没掉自己的人生啊,人家害怕找不到好娘子么,一来二去的这秦家大小姐的威名也是传遍了大街小巷。

    但如今,终于要嫁出去了,而且听说姑爷还是个及第才子,这可了不得了,一旦被皇上相中,最差也得做个大官啊,没想到这秦家倒是有些福气的,硬是靠捉婿凑成了一门上好的亲事,只是到头来可惜了这位才子。

    想到此处,便有不少闲杂人士哀声叹气,似乎在同情着某人的遭遇一般

    林景安是在睡梦中被小荷拽起来的,好像是刚被领导表扬,暗示要给他提拔一下,还没愿望成真,就成了一地的碎片,等他恍恍惚惚睁开眼的时候,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几只小手将衣服去了大半,弄的他大惊失色!

    莫不是他要被人给推到了?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到底是不反抗呢还不是不反抗呢?

    正在着急做决定的林景安因为犹豫所以没能愿望成真,面露沮丧的被几个丫鬟推到了木桶里面,说是要沐浴。

    我们的林某人听到这话瞬间就碉堡了,昨夜他不是刚洗过澡,这一大早又要洗,这是要闹哪一出?

    “姑爷,今天可是您和小姐大婚的日子,可不要耽误了。”小荷见他阵阵发呆,也急的不行,不由得催促起来。

    “我说小荷,就算是婚事,这时间也太早了点吧?”

    林景安有些郁闷,他前世是典型的夜猫子,能够晚睡,却不能早起,更别说昨夜还有些突发情况冒了出来,现在想想都觉得可笑,像是什么婚前恐惧症这种事情,他以前以为只有女人才有的,但是吧,昨夜他愣是因为此事坐立难安,仔细审视自己一番,心跳的仿佛有些快,也许不知不觉中就给患上了,着实不可思议,为此,他更是数了上万头羊才成功入睡,这可好,精气神还没恢复上来又要忙碌了,令人无语的很。

    “少爷,时辰已经不早了,婆婆已经在为小姐开脸了,客人也上门了。”小荷着急道:“您还是快沐浴更衣吧。”

    “好吧,好吧,我自己来就行了,你们几个先出去吧。”林景安叹了口气,挥挥手,小荷再三嘱咐才退了出去。

    他快速洗了洗身子,然后囫囵的换上这丫头送来的一身衣物,穿好后才发现,竟然是耀眼的大红袍。

    讲实话,大宋的婚服真的不是很好看,而且颜色上也不是很对林景安的胃口,不仅无法突出身型,更显得有些傻里傻气,更别说胸口的大红花了,而且他低估了宋朝的婚礼制度,他原以为简单的事情等到做起来才发现自己的头都快大了,像是什么往脸上抹粉,天啊,真把他当成小白脸了不成?还有这些那些的繁文缛节了,几个婆婆围在身边就像是唐僧对着孙悟空念紧箍咒,何止是一个头疼了得,更是一种心理以及精神上的莫大摧残。

    放过我吧!

    林景安心里面不止呼喊了一次,奈何完全没有人肯搭理他一声。

    好不容易等到几位婆婆罢手,他又被下人匆匆拉了出去,二话不说,就被人扶到了马鞍上面。

    来不及问点什么,后面的小斯便一拍马屁股说了声驾,马动的突然,他险些没坐住栽了下去,心里直骂娘。

    天啊,骑着骏马,戴着红花去游街示众到底是哪位神人想出来的迎亲方式啊,饶是林景安前世纵横社会多年,此刻也是老脸憋的通红,自己就像是一个大马猴般的任人观看,太另类了,不过仔细瞧瞧那些行人的眼光,他愣是在其中看出来了同情的味道,到底是男人之间的第六感啊,看来跟他有一样想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