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以前忙工作时留下来的病根,几点起,几点睡,几乎成了一个生物时钟,所以天刚亮,林景安就醒了。

    若是按照前世那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上班过程,他总归是有些烦躁的,而且每天都会担心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譬如说开车的路程怎么走最合适了,今天会不会堵车了,然后早饭吃什么了,到了公司又该怎么和领导打好上下关系了,统统都要考虑,但现在么,他忽然变得放空了,只觉得脑细胞从未想过的松弛,表面上他是被这秦家抓来的,但是他本人完全没有担心太多,更像是作为一个观光者来体验古风古貌的,毫无压力可言,毕竟历史讲课和自己亲身体验那是两种不同的概念,这种新奇的感觉不是一时半会能放下的,除了婚事的事情多少有点让他意外,其他的,林景安就用一句名言带过了,所谓天塌了,与他何干?

    不过少了实验室仪器和生活中电子产品的生活到底是有些无聊的,一来呢,无事可干,二来呢,也出不去。

    门口处的那几个彪形大汉就看出这位秦老爷对他的关心了,那可真是相当的深厚,期间他也尝试着上去问过几次,但回答基本上都是不要让小的为难,老爷不允许之类的,如此几次过后,他就放弃掉了这个念头,估计按照这位秦老爷子的要求,恐怕当务之急就是把婚事先弄好了,其他的,也只能以后再说了。

    于是,林景安干脆选择锻炼来打发时间了。

    作为秦府未来的姑爷,虽然流程看起来不是那么的走向正常,可他说话还是有一定权利的,譬如说让阿福带着几个下人给他做了个简易的竹子单杠,以便他训练自身的体质,这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而此事呢,也曾经闹出过乌龙,像林景安这样思想前卫的人,他训练时一旦出汗,肯定是会将自己的上身脱个干净的,但是这时候来送饭的小荷就险些没承受住,小丫头热面脸红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指着他的方向语气发颤的喊上一句:“少爷,你你怎么不穿衣服。”这么说着,小丫头便像风似的匆匆跑掉了,徒留林景安一个人发愣。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无形调戏,最为致命?

    到底是他忽略掉了古人内心的承受底线,摇摇头,林景安还是老老实实的给内衫穿上,毕竟古代较为重视男女之防,讲究授受不亲,尤其是现如今的伪宋,如果不是他顶着一个姑爷的名衔,怕是还要惹出诸多麻烦,其实林景安他本人觉得在秦家过的日子还算是蛮舒服的,除了不能走出好好的逛一逛外,做其他事情基本上还是很有空间的,通常也没人会说些什么,不得不说这个府宅倒更像是他的私人产业了,就好比这几天来讲,他或是站在拱桥上观摩一下院中的假山,或是看看水里的红鲤点评一下,一时间倒也悠闲的紧。

    将小荷送来的饭菜吃了一个干净,仍觉得不是很饱,清粥淡菜,别有一番风味,本来吃下去是没什么奇特味道的,只是一时间联想到了纯天然,无公害这几个字,林景安的胃口不免的就大了些,以前自己过的时候么,对于吃从来都是没什么讲究的,什么营养不营养的,他是想也不会想的,那时候就连泡面都是一箱一箱的买,后面交了女朋友呢,基本上就是泡在西餐厅或是有格调的雅致餐厅,男人们,为了凸显某些东西,基本上是只点贵的不买对的,像现如今这样的吃食,说起来他也是很久没吃到了,倒是蛮怀念的。

    “姑爷,热水已经准备好了。”

    这时,丫鬟小荷又匆匆跑了回来,只是低着头,也不敢看他,脸上仍有红晕,似乎是刚被那一幕刺激的不轻。

    林景安也没法遏制这小丫头的胡思乱想,就像是这称呼,按理说自己还没有正是迎娶这秦家的小姐过门,但秦府上上下下的人见到他从来不会用生人的字眼,要么是贤侄,要么就是姑爷,好像就这么认定了他一般。

    懒得去板正谁谁谁的言辞,洗过热水澡,一阵轻松的林景安便开始做下面的事情。

    这几日来,除了锻炼身体和观赏一下古风大院外,期间他还在翻阅一些历史书籍,恶补着自己脑中的知识。

    对于死记硬背这种事,林景安其实还是挺有经验的,虽然他不是很喜欢自己成为一个呆头呆脑古板的书呆子,但以前念书的时候吧,一方面是家人期许,一方面又是学业压力,加上那个时候脑筋简单,就一门心思的扎进了书海中,还是比较认真的,而且后来收到的回报也不错,进了科技所,得到了一份稳定且工薪不错的工作,只是吧,林景安心里面多少是有点排斥的,恍恍惚惚二十余年,到头来也只是成为给人家工作的上班族,这压根不是他想要的,没疯狂过,没热血过,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平淡淡,生活单调的简直不像话。

    如果可以,林景安真的不想在文字堆里徘徊,可现在,他却无法抽身。

    放榜及第,这是林景安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