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公主和舒夜心中震惊之余,不由好奇作为楚国第一虎将的龙飞虎为何会如此忌惮此人,忍不住问道:“龙将军,赢逸究竟是何人,为何会让将军如此忌惮。”

    “离皇七公子,名赢逸。”龙飞虎叹息一声,“雷焰公子之名,殿下应该听说过。”

    月公主一惊,说道:“就是那个侵略如火,行兵如雷的雷焰公子?”

    龙飞虎点了点头:“七岁杀人,十二岁领兵,十五岁歼灭燕国,屠杀十万降卒,纵横南疆万里,硬生生将离国国力从一介小国提升到南疆十国霸主的地位。”

    “听说他还是一个武道天才,十六岁便凝气成功了。”月公主回忆道,“后来进入了流云宗吧!”

    “殿下所说没错,这人确实是整个北溟地境百年不出的绝世天才。”龙飞虎叹息一声,“雷骑既然是他领军,说明整个离国,已经是精锐尽出了。”

    “既然他已经进入了流云宗修炼,为何还要回来领兵打仗?”月公主疑惑道,“离国无危机,军队也并不是非他不可。”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门派需要他这样了。”舒夜插了一句,“看来你皇叔要让我们彻底消失在这南疆边境了,卫国主力截断后路,离国精锐全军进逼,其目的,不但要让整个虎豹骑抽不出兵力支援灵都,更有进而歼灭的打算。”

    “哼”龙飞虎怒哼了一声,说道,“那他云崇不但高估了自己的谋略,还低估了我龙飞虎。

    雷骑虽强,但要在我主力防守下,越过这战刀峡,无异于痴人说梦,赢逸虽然厉害,但我想他还不至于让整个雷骑攻进来送死。

    依据易守难攻的天然地利,只要我能快歼灭掉卫国窜进来的军队,解决后顾之忧,就算给赢逸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全面进攻。”

    舒夜知他说得在理,但心中总有一丝不踏实的感觉。

    “只是”龙飞虎看着月公主,叹息了一声,“只是我们现在走不了,必须等虎骑天地两部将卫队歼灭回撤之后,我们才能离开,可能要延误一两天。”

    月公主知道此刻形势危急,若再执意撤走虎豹骑主力,可能整个南疆边境都将不保,心中权衡下,只能咬着牙,点了点头。

    龙飞虎见月公主答应下来,松了一口气。

    他取出剩下的将旗,迎天吼道:“众将士听令,豹骑天地两部,死守战刀峡两侧高地,无论何物,就算一只鸟,也不能让他飞过你们的防地;豹骑水部、火部和山部守住云姬山脉防线,无论离国雷骑想从何处打开迂回包围的缺口,都要将之消灭在防线外。

    虎骑水、火、山、泽四部,谨守战刀峡峡谷防线,若雷骑拼命突破豹骑天地两部的高地防线,你们也要将之歼灭在峡谷内;虎骑风雷两部守在营地,作为机动兵力,无论那一路有被突破的征兆,你们都必须全力补上,将敌人杀回去。”

    虎骑和豹骑各八部,天地风雷为精锐骑兵,水火山泽多为精锐步兵,龙飞虎如此布局,倒也甚为合理。

    只是战场瞬息万变,最终敌方会如何行动,一切都是未知数。

    舒夜和月公主二人走不了,只能留在虎豹骑营地之中,等待着擎苍、雷泽两地的战报传来。

    第一日,毫无动静。

    无论是战刀峡另一侧的离国雷骑,还是擎苍、雷泽的卫队,仿佛都在一瞬间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二人心中虽有些焦躁不安,但在龙飞虎的安慰之下,只能无奈的再等一日。

    第二日清晨,二人还未从睡梦中苏醒,一阵震动天地的马蹄声已经由北向南,快逼近虎豹骑主力之地。

    舒夜和月公主瞬间惊醒,从营帐中钻了出来。

    “龙将军,是虎骑天地两部得胜归来了么?”月公主激动地问。

    “不是!”龙飞虎寒着一张脸,摇了摇头,“虎骑归来,必有斥候前哨相报,不会毫无征兆地列阵原野,兵锋直指我虎豹骑大营。”

    他一连招来五个精锐斥候,厉声说道:“迅前往查看,一个时辰后,将详细情况报告回来。”

    五人瞬间领命,翻身上马,沿着大营高地直冲而下,消失在朦胧天光之中。

    “不是虎骑?”月公主蹙眉,“我楚国除了虎豹骑,应该不会再有其它军力有如此强盛的军威。”

    舒夜听到月公主的话,心中一凛,不由涌起强烈的不安。

    “殿下不要猜了,等斥候回报吧。”龙飞虎精神紧绷,目不转睛地盯着远方,对身边一位副将说道,“命各部将军来见我,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