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夜一路驰马疾行,不过六个时辰,便到达了虎豹骑主力所在的边关驻地。

    此地乃是一处内窄外宽的峡谷之地,东西两边山势相连,形成防护楚国的一道天然屏障,峡谷南方,是与楚国有世代血仇的离国,北方,出谷之后,则直通楚国腹地,万里平原,无险可守。

    数十年来,二十万虎豹骑精锐最重要的防守之地,便是这一道狭长的山谷,以此为据点,沿着山脉布防,无论离国出多少重兵,也难以逾越这条天堑。

    舒夜和月公主在谷外十里处下马,直奔虎豹骑营地。

    “战住!”二人未及营地大门,驰马而过的一个十人队便瞬间拦住了他们,“这里不准闲人靠近,二位请回吧。”

    “我要见你们龙将军。”舒夜未曾说话,月公主已经一步抢上,摸出了一块白玉莹润的令牌,在众战士面前一晃而过,说道,“告诉他,楚国月公主在此。”

    “公主?”众战士心头一凛。

    他们看着月公主一身普通的丝质衣裳,根本不似皇家公主一般的绫罗绸缎,心中不由怀疑,正准备呵斥,却突然被她冰冷的眸子一扫,瞬间咽回了话,迅打马离去。

    舒夜和月公主在众战士离去后,等了片刻时间,一位威武雄壮的中年男子便骑着一匹纯色黑马冲营而出,快停在了月公主一丈外。

    他仔细打量了一番月公主,神色一凝,便瞬间下马上前,单膝跪在月公主身前,抱拳行礼道:“末将龙飞虎,拜见公主殿下。”

    舒夜定眼瞧去,只见这人身板笔直,一身钢筋铁骨,铮然不屈,脸上一道狭长的刀痕横跨脸颊,狰狞恐怖,单膝跪在地上,整个身体的气息却凝定如山,犹如顽石。

    “龙将军请起。”月公主伸出双手,轻轻扶起他,“此次霜月不远千里而来,实则有万分危急的事情请龙将军帮忙。”

    龙飞虎心中诧异,脸色凝重地将舒夜与月公主瞬间迎进了帅帐。

    他厚实的铁掌一挥,屏退了帅帐中所有将士,才郑重问道:“殿下只身奔赴边关寻找末将,可是灵都城中出了大事。”

    月公主幽深的双眸一闪,点了点头。

    龙飞虎心中咯噔一跳,脸色大变,急问道:“不知生了何事?”

    月公主掏出临行前,父皇亲笔所书的密旨递给龙飞虎,然后将这几个月来,灵都城生的一切事情,详细给他说了一遍。

    “云崇!”龙飞虎眸中寒光一闪,杀意凌厉,“公然谋反,简直狼子野心,死不足惜。”

    他满脸愤怒,铁掌紧握,浑身暴虐的气息凝聚,犹如嗜血的猛虎一样,准备噬人而食。

    舒夜见他身上气息一静一动之间,皆如雷霆,心中惊叹,不由对面前这位虎将起了赞赏敬仰之意。

    “刚刚殿下说云崇已经完全控制了灵都城的局势。”龙飞虎愤怒之后,冷静下来,问道,“不知殿下来此,云崇可知?”

    月公主点了点头:“我二人是被皇叔追杀才辛苦逃出灵都城的。”

    龙飞虎心中一惊,面色大变:“那云崇知你二人来此,想必已经提前行动,灵都可能已经变天了!”

    “不会。”月公主斩钉截铁,幽深的眼眸闪着亮光,“皇叔所图,不止是楚国江山。”

    舒夜和龙飞虎一愣,问道:“公主所言何意?”

    “若皇叔只为江山,早在丞相倒戈之时,就可以行动了。”月公主说道,“禁卫军的兵权可是一直在皇叔手中的。”

    “他的身后,站着的,是流云宗的势力,他们不会允许皇叔现在行动。”

    “为何”舒夜和龙飞虎心中一奇,同声问道。

    “因为”月公主停顿了一瞬,说道,“因为皇宫祖灵,藏着一个大秘密,一个让尘世所有门派都觊觎的秘密。”

    “原本这个秘密只有我和父皇知道,但不知为何,数年前,消息却突然无缘无故走漏了,一时之间,引来了无数觊觎的人,所以才有了后面的一切事情。

    如今灵都城聚集了多股势力,都在眼巴巴地望着皇宫,只要皇叔敢提前行动,流云宗必然会被迫卷入其中。

    然而,这时候,皇宫祖灵却并未开启,他们占领皇宫,除了虚无的皇位,不能得到任何东西,只会帮后面潜藏的势力探明方向,同时暴露自己的实力,这是流云宗绝不会愿意走的一步。”

    舒夜二人眼中一亮,没想到其中还有如此多的隐情。

    “所以,我们还有时间。”月公主说道,“离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