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直接甩开他手,用衣袖拂过,一副被他弄脏了的样子,把凤琰冰给气的……

    凤舞盯着凤琰冰:“你有事没事?如果你没事要说话,那我可有事要说了。”

    凤琰冰没想到凤舞会是这样的态度。

    他一生行事凉薄,但别人对他却都是极好的,这给凤琰冰一个错觉,那就是无论他对人如何,只要他愿意哄,就都能哄回来的。

    想到这,凤琰冰将心中的怒气压制下,笑眯眯看着凤舞:“好,你这丫头说说,你要说什么话?”

    凤舞慢条斯理的往椅子上一坐,慢条斯理的开口道:“我要说什么?我自然是要与你算账的。”

    凤琰冰:“算账?”

    凤舞:“你和我娘亲成亲之前可认识长公主?”

    凤琰冰眉头微微蹙起。

    凤舞冷冰冰盯着他:“说话呀。”

    凤琰冰看着周围一圈人,那意思很明显了。

    凤舞却淡淡道:“都是我的哥哥们,以前的事也都知道,所以没什么好回避的,还是说,您觉得您当初做的事太见不得人,所以……”

    “咳咳!”凤琰冰被凤舞气的咳嗽,“如果我不回答呢!”

    凤舞冷笑:“你今日上门难道还真为看我不成?放着十多年不去看我,现在反而父女情深了?你还不就是有求于我?”

    凤琰冰还真被说中了,今日他前来确实是有求于凤舞,而且还是很难开口的事……

    长公主已经下了死命令必须救宁儿,否则让他……唉,想到这,凤琰冰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面上却做出一副慈父模样,双眸温柔的凝望着凤舞:“你说,只要你想知道的,为父都告诉你就是,我们是父女,割不断的父女亲情,岂是其他人可以胡乱挑拨的?”

    他一边说,还一边扫了洛家几位少年一眼。

    洛子霖双手抱臂,冷哼了一声,现在知道父女亲情了?

    凤舞似笑非笑看了凤琰冰一眼,淡淡道:“那就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和我娘亲成亲之前可认识长公主?”

    凤琰冰:“……见过面,但关系一般。”

    凤舞:“……你在君武帝国的时候,抛下我们,是因为长公主吗?”

    凤琰冰当即愣住,他实在没想到凤舞竟然追问这些陈旧往事。

    “这些事都过去了,有什么好提的?”凤琰冰佯怒。

    凤舞却淡淡坐在那,神色同样冷淡:“这些事才是最需要提的,今日如果你不将这件事说清楚,往后你也别想见我了。”

    凤琰冰暗暗咬牙!好,且忍她一回,等宁儿的事了结之后……

    “当年确实是长公主亲来君武,告诉我,她可以帮我。”凤琰冰将锅甩开长公主,显得他自己很无辜。

    凤舞盯着他:“所以,当年长公主带你回大衍,而你就乖乖随她走了?”

    凤琰冰:“长公主威逼之下,无人敢……不从吧?”

    凤舞:“所以我娘亲的神智不清,也是长公主下的手?!”

    凤琰冰:“呃……这个嘛……”

    凤舞:“说实话!”

    凤琰冰:“当初有许多内情……但你娘的伤确实和长公主有关。”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