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郢城,赵王朝边关七城之一,如同一颗璀璨的明珠嵌在赵王朝与燕王朝的边境之上,由于上郢城独处的地理位置,无数的商旅贩夫在这座边城贸易往来,因此上郢城也是一座繁华的商业重镇。

    月明星稀,偶尔有几片灰色的乌云匆忙从夜光下逃走,天空的颜色就像是暮时太阳还没升起那样,伴着一种朦胧的模糊美。

    晚风袭来,几株刚刚透出嫩绿枝芽的柳条轻轻拂动,这是一股不知从何处刮来的迟风,仅仅能够吹起还未长开绿叶的细枝,就连地面上的灰尘都不曾扬起一丝。

    夜光之下,一团黑色的阴影正以一种难以理解的速度朝着上郢城袭来,地面开始发出地震般的震动声响,散落在地上的石子疯狂的跳动滚落,沉闷的响声像是无数巨石锤落在胸口上一样。

    隔着月色的光亮,可以看到这团阴影正是一支快速行进的精锐骑军,全军人数总体在五千左右,战骑还有军士全部包裹在漆黑的重甲里面,只露出一双双冰冷的眼瞳。

    若是有懂得炼器的匠师见到这支骑军,可以轻易认出这些漆黑战铠都是以玄铁精金炼制而成,无论是花纹还是淬炼手法都是完全相同的,这些玄铁战铠并非是单一炼制,而是批量生产出来的。

    除了战铠上冒出的尖刺外,每一位军士胸口位置都是一只狰狞的狼头,凌冽的眼神似乎蕴藏着狼群的凶戾与团结,这是这只重甲骑军的精神所在。

    大燕王朝在以往的征战中有两支所向披靡的骑军,行如鬼魅的黑魇骑军,悍勇铁血的重甲狼骑;这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骑军,无论是气势还是装备,都与燕王朝的重甲狼骑如出一辙。

    重甲狼骑伴随着几代帝王平定诸侯,无数的血与火浇筑出这支铁骑的铁血军魂,若是在战场上正面冲锋,五千重甲狼骑足以冲毁数十万大军摆出的军阵。

    重甲狼骑除了每位军士都是洗髓境的武道高手。他们坐下的战骑都是名为荒狼的二阶荒兽,正面厮杀通窍境修行者丝毫不惧,甚至一支荒狼族群可以追赶数十名四境的修行强者。

    中古时期天地法则发生变化,无数强横的荒兽灭绝殆尽。如今仅仅剩下数支荒兽族群,也都早已被各朝皇室驯养成军,可谓是各朝帝君真正的肱骨之力。

    而且狼骑军士身上的重甲,皆是经历无数复杂工序淬炼出来,融元境修行者全力攻击半个时辰。也未必能将这些重甲粉碎开来,有了玄铁重甲的狼骑,才是那支令各朝王侯将军忌惮无比的重甲狼骑。

    距离上郢城不足三里之时,重甲狼骑开始猛然加速,只是诡异的是相比之前剧烈的震动响声,此时这些狼骑竟然变的无比宁静,居然连一丝声音都未曾发出,军士与荒狼身上的重甲足足达到数千斤的重量,此时落在地面上竟然如同鸿毛落在水面上,没有掀起丝毫波澜。简直难以想象。

    轰!

    一声沉重的声响,就像是脱缰的马车撞在巨石上一样,最先领军的那只狼骑没有丝毫停顿,直接撞在上郢城一米多厚的巨门之上,无数细碎的木屑翻飞出去,数米高的城门竟然被直接撞的粉碎。

    城门楼上赵王朝守值军士只感觉身体一阵剧烈震动,随即就看到一团漆黑的阴影从门下鱼跃而入,来不及生出恐慌的心情,这位军士就要发出警戒讯号;

    骤然,扬起火器的军士身体一顿。一道亮白的飞剑自他心口贯穿而过,随之大股猩红的血柱喷涌而出,他身体开始朝着城门下栽去,最后的意识中他看到与他相同的守值同伴露出恐惧的神情。随即头颅抛飞而起,血柱喷涌如泉。

    “这不是简单的袭营,这是战争!”看到身下那支充满杀气的骑军,这名军士认出重甲狼骑的来历,带着无比不甘与惧意被踩成齑粉,彻底与城门外的泥土融为一体。

    上郢城是赵王朝与燕王朝交接的边境。因此这座城中驻扎着赵王朝一支精锐的军队,领军之人是赵王朝一位大将军,也是上郢城中最强之人。

    毕竟只是一座边城要塞,派遣一位大将军常驻于此已经是极其重视了,毕竟大将军在军部已经是执掌重权的高层将领了。

    如今七朝军职任命皆是延续自无上皇朝,君侯执掌兵权坐镇军部,下有武侯,王侯,上将军,大将军,将军,督统,都尉,校尉,千夫长,百夫长。

    上郢城乃是赵王朝边境小城,在平日一位大将军亲自坐镇自然绰绰有余,但是面对重甲狼骑莫说是大将军,哪怕是上将军,王侯都未必能够分量;

    燕王朝信陵候亲自执掌黑魇军,而比黑魇军还要强上几分的重甲狼骑,领军之人地位自然还要更高;而如今执掌重甲狼骑之人,正是坐镇军部的武幽君,当今燕帝的亲弟弟燕昭辰。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