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霂本以为自己等人的身份隐藏的很好,而且他自认这数年来从未犯过任何可能泄露身份的错误,可是在那一夜后他的所有自信全部被击为粉碎,最好的朋友为了帮助自己逃出那座他们曾经骄傲过的军府,恐怕现在已经死在那个女人的手下。

    想到这里夜霂就感觉极其可笑,本以为自己斩去修为以一名小兵的身份成为如今燕京北城兵马司左府督军,仅仅花费不到三年时间重新从气海境修行至本命境,这一切都是按照自己布置的计划圆满进行的,可谁想到在这最后的紧要关头,真正要完成他们使命的最后一刻,竟然才发现原来自以为圆满无暇的计划,不过是人家眼中的一个笑话罢了。

    最令他感到可笑的是,他甚至不知道他们是怎样暴露的,就被人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追赶的几乎无处躲藏。

    不过能够狠下心自斩修为再重新修行回去,夜霂自然是有着超人的心性,稳定心神后他很快就想到了自己之前的一个意外之举,此时竟然会成为他最后的机会。

    鱼市里面的巷道就像是修行者体内经脉那样复杂,而夜霂每经过一处岔道丝毫不犹豫的就选准了方向,就像是不知道在这条道上走过了多少遍一样熟悉。

    越过一处岔口时,他突然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径直朝着对面一家铺子走去,那店铺外正摆着数十个大坛子,里面隐约传来芬香的酒气。

    推开紧闭的木门,一阵嘈杂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无数的怒骂笑声在这间小铺子里重复荡漾。

    夜霂像是经常来这里的熟客一样,随意坐到贴近窗户的那张桌子上,朝着店家摆手喊了声:“照旧!”

    很快就有伙计将一壶浊酒外带一盘熟牛肉放在桌上,随即就忙着招呼其他的客人去了。

    巡天司为首的官员眉头微皱,挥手轻轻示意了一下,随后就独自一人走了进去,其余众人却是隐蔽掩藏在酒铺周围。

    看到这一幕。嬴易微微一笑,随后领着魏槐也走了进去。

    见到嬴易与魏槐走进来,酒铺的酒客皆是微微一愣,不知道这明显哪家的大户公子。竟然会来到这样的地方找酒喝,在他们的印象中只有燕京数家最奢华的酒楼才是这些贵公子的归宿,毕竟那里的酒比起这里的糟糠之物强了不知多少倍,而且还有着如花似玉的姑娘吹弹奏曲。

    暗自在心底骂了一声“棒槌”,随后这些酒客继续开始吹牛打笑。数落着自己的各种“丰功伟绩”。

    巡天司的官员眉头一皱,虽然他身外披着的是粗布麻衣,但他终究是一位强大的修行者,很容易就能觉察到嬴易与魏槐的不同,口中轻抿着不知什么谷物酿成的酒,心底暗自猜测着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至于窗边的夜霂却是纹丝未动,只是很平静的往口里夹着一块碎牛肉,随后朝着喉咙灌了一碗干烈的酒水。

    时间缓缓而逝,外面的天气依然很冷,这家铺子因为温酒的火炉。却是比起外面更暖和了许多。

    随着一声咯吱声响,木门被从外面缓缓推开,三名手中抱剑的青衣男子走了进来,凌冽的目光在所有的酒客身上扫视一遍,随后停留在窗口的夜霂身上。

    原本喧嚣的铺子骤然变的冷静下来,呼啸的寒风像是刀子一样从门外刮进来,但却没有一人叫嚣着把木门关上,都只是很安静的把头埋在酒碗里面。

    青衣男子走到夜霂身旁平静坐下,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着夜霂将碗里剩下的烈酒全部喝完。

    将手中的瓷碗放下。夜霂轻轻用衣边擦拭了下嘴角,直接从怀中取出一枚白色的蜡丸放在桌上,随后嘴唇微动,却是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是一种唇语,只有懂得的人才能看明白。

    夜霂嘴唇停止不动,对面的青衣男子脸色变的凝重,很郑重的将桌上的蜡丸收起,朝着夜霂拱手一礼,随即就要起身离开。

    巡天司的官员一直在关注着夜霂。虽然不知道两人刚才在说些什么,但见青衣男子将那枚蜡丸收了起来,他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像是在沉思什么一样,如今见到青衣男子要起身离开,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站了起来,朝着两人走去。

    青衣男子正要离开,突然见到被人挡住去路,脸上表现一丝不悦的表情,只是又像是在忌惮什么一样,并没有立即发怒,只是回过头看了眼身后的夜霂,道:“你挡着我的路了。”

    巡天司官员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夜大人,什么事情竟然做的这样隐蔽,要到这样一间小酒铺才能办成。”

    夜霂往嘴里放了一块牛肉,看着这位全身麻布粗衣的官员,道:“总比巡天司的牢狱中要好一些吧!”

    青衣男子脸色骤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