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袍青年脸色微微一僵,想不出为什么这位富户公子要请自己过去,而且他很肯定自己从未接触过什么大人物。

    以前这样的人物找到自己,莫不是因为自己的杀手身份,只是这名黑袍老者明显比起自己强了不知多少倍,他这样的小人物又怎么能卷进那样的大风浪中。

    灰袍青年这样想着,不自觉又紧了紧手中的剑,像是这样能给他带来几分安全感;很快黑袍老者已经停下了脚步,灰袍青年看到那位富户公子正站在一处残破的船桩旁。

    “宋童!”

    灰袍青年浑身一震,他确定自己从未见过眼前的富户公子,只是为什么对方一口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咻!

    一震劲风拂面而来,宋童下意识的伸手朝前一抓,只感觉一股大力顺着手心传至臂膀,酸痛的感觉让他整条手臂都朝下垂去,像是被重锤砸过一样,整个人都朝后倒退了数步。

    “还不错!”一声赞叹的声音,富户公子转过身来。

    微微出神,宋童看着自己手中抓的檀木盒子,正是刚才装着青阳丹的那只盒子,那枚青阳丹安稳的躺在盒子中心。

    呼吸微微变的急促,他知道自己有了这枚青阳丹,很快就能突破融元境成为一名更强大的修行者;只是为什么对方要将这枚青阳丹送给他,对方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天底下从来没有白吃的午餐,宋童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魅力,能够让一位从未谋面的人赠送数千金的东西,因此他并未急着感激,只是平静的等着对方继续说话。

    “半年时间,就已经要融元了,虽然那篇《星斗通窍法》起了不小作用,但不可否认的,你确实也很拼命!”

    宋童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富户公子。他知道自己能够这么快从气海境修行至通窍圆满,甚至已经快要融元了,最重要的并不是自己的拼命,而是半年前接的那单生意。让他遇到了一位贵人。

    《星斗通窍法》是那位贵人赠给他的东西,他确定只有自己与那位贵人才知道,只是眼前这位富户公子又从何得知,而且还知道这是半年前发生的事情。

    宋童并没有说话,只是很戒备的看着对方。像他这样的小人物燕京城不知道有多少,要是对方真的要在自己身上打什么注意,只怕是注定要失望了。

    “你有资格跟着我了,但仅仅是资格!”

    富户公子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随后在宋童不理解的目光中,他的容貌气质开始发生变化,转瞬间就已经变作另一个人了。

    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宋童身体开始变的颤抖,直接跪倒在地,道:“让公子失望了!”

    “截止现在为止我对你还是满意的。只是希望今天过后,你会让我更满意,这枚青阳丹就当是你拼命的报酬吧!”富家公子说话间已经重新变回刚才那张脸,就连声音也随着容貌发生了变化。

    “是,公子!”宋童将那枚青阳丹放入怀中,他知道对自己来说无比珍贵的青阳丹,在眼前人看来或许还比不上河边的一碗鱼汤。

    “走吧!”

    富户公子朝着身后的老仆人说了一声,随后对宋童道:“你也跟着。”

    鱼市里面穿行的人不少,偶尔也有一些全身裹在黑布中的人,像是不愿意被人看到一样。这些在外面显得很不寻常的现象,在鱼市中却都很正常。

    穿过数条狭窄的通道,富户公子带着老仆人和宋童走进鱼市更深处,横七八落的坐落着几间铺子。其中一间铺子外有着一架很大的火炉,只是现在的炉火已经熄灭了。

    富户公子没有停留,直接走进这家铺子里面,看着随意扔在篓子里面的铁片和断剑,这间铺子应该是做刀剑生意的。

    一名全身裹在麻袍的中年男子正在铁台上敲打着一把剑胚,每一锤下去都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样。无数的火星从剑胚上迸射出来,就像是烟花一样绚烂。

    见到富户公子进来,中年男子眼神微微一缩,只是看到后面继续走进来的老仆人和宋童,手中锤子的力道像是没把控好一样,那柄快要完成的剑胚直接被砸出一道不该有的弧度。

    “怎么样了?”富户公子没有在意中年男子的失态,直接开口问道。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随即掀开身后已经残破的布帘走了进去,没多长时间又走了出来,手中捧着一块白玉无暇的盒子。

    微微沉默,中年男子道:“这东西有点邪性,你确定要这样做。”

    富户公子并未说话,只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中年男子不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