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燕初天一番凝重之语缓缓落下,秋雨同样俏脸郑重,低下黛首微微思索间面孔上不断闪过许多了然之意,最终晶莹的眸子里冷光闪动,抬头对着燕初天语道,“果然是他们!”

    “什么意思?”

    燕初天听出了秋雨话里有话,即刻追问。而对于燕初天秋雨自然不会隐瞒,缓缓但却肯定开口,“神域暗中的动作早已进行,天界不断陨落的年轻天骄也一定和他们脱不了干系。就好比…我自己!”

    秋雨此言一出,顿时让燕初天神色也是一变。随之细想之下,自然也想通了一切。

    “该死的神域!”

    燕初天咬牙低语,被秋雨提醒,他怎么还能想不到当初自己与她的遇险也是神域的手笔。秋雨在最后关头舍身相救让自己逃过一劫,但她自己却陨在落其中。

    “神域不仅尝试复活古尸兽,更在暗中不断残杀不服从其命令的天界天骄,这样一来哪怕一时半会没有什么效果,长年累月下神域势力会越来越强,但天界其它势力则会不断衰弱,甚至没有年轻力量得以补充!”

    秋雨继续道,将天界诸多势力还不曾知晓的神域惊天阴谋彻底抖露出来,让人不寒而栗。

    随即两人不用任何言语都达成了共识,必须尽快回到天界,并且将神域的阴谋透露出六宫,唯有他们能阻止神域的野心!

    而似是因为知晓或再次清楚了神域的惊天阴谋,燕初天与秋雨的心神一下子变得急切了起来。两人赶紧赶回开元城,不用多说心中都是有了方向,要尽快离开这里,找到回到天界的方法或者说通道。

    事不宜迟,反正开元城外的大敌独眼王已是被平定,燕初天能将辰叔安全地托付在这里,让沐风照拂一二即可。

    只是当他回到城主府内的小院子,看见在院落一角晒着衣物的渐渐恢复如常的中年男子时,心中原本想好的措辞却一个字都吐露不出。

    纵然他不是真正的燕初,纵然他与辰叔相处不过一月时间,但他能感受到张辰对自己浓浓的爱护与关怀,这种感觉唯有在他的师尊李天云身上才有过。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因而燕初天又怎么能容易说出离别二字。

    不过燕初天清楚地明白如今大难当前,他不能被这些感情所桎梏,不然天界倾覆,凡间又如何得以幸免?

    所以燕初天终究说出了离开二字,他一番话徐徐落下,张辰却并未急着回答,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继续着晾晒衣物的动作,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小初,辰叔拦不住你,更不想拦你。只要你相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那就去做,辰叔永远都支持你!”

    “辰叔!”

    燕初天声音哽咽,同样张辰的眸子里也似乎有泪珠涌现,但他很快伸手擦去残泪,继而摆弄尚显湿冷的衣物,快速道,“这些衣服都是你的,你要做的事辰叔帮不上你,但在离开前带上这些衣服,这是辰叔唯一能帮你做的!”

    ……

    燕初天不知自己是怎样离开的院子,他只知道离开的时候自己的眼睛是湿的。纵然从小自己便无父无母,但有一个师尊,有一个辰叔就够了,一点也不差。

    燕初天走向了沐婉的闺阁,如今他在众人眼里已是一个强悍的英雄级人物,拜访沐婉自然没人会阻拦,让他顺利走入内阁。

    走入内阁后,侍女便退了出去,只留燕初天在这阁内。见侍女离开,他当即呼唤了几声小雨,随之便等在阁内等待着秋雨出现。

    而没有让燕初天等多久,很快一道窈窕身影便出现在内阁之中。视线看去,少女身姿曼妙,婀娜多姿,只是当燕初天的眼睛缓缓望向少女娇颜上的美眸时,脸上的淡笑却戛然而止,紧接着更是露出一抹浓郁的尴尬之意。

    “沐…沐婉…?”

    燕初天确信自己没有看错,眼前少女右眼紫眸消退,神情忐忑,正紧紧注视着自己。只是这种眼神、这种反应绝不是他的秋雨该有,只有沐婉!

    听燕初天说出沐婉二字,少女本是忐忑的脸色倒是一下子平缓了不少。她美眸复杂地望着面前的少年,心中原本对他的一切惊疑尽皆了然,毕竟如今她已经明白自身的状况。

    “燕初…或者说燕初天,怪不得一开始你对我的态度就与对他人截然不同,原来是因为那个女人就在我的体内。”

    沐婉摇头苦笑,说出这番话时她也不明白自己是什么心态,似乎有些心酸,似乎也有些恼怒,总而言之多种情绪交杂,无法言语。

    听言燕初天神色更为尴尬,就算对这种情形早有预料,但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如何是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