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池守兵欢呼沸腾的气氛中,燕初天也是面露笑容,随之带着笑意的眸子缓缓望向身后某处少女,只是一眼看去他本是淡笑的脸色骤然变化,因为此时秋雨竟是紧咬银牙,面色愤怒地望着自己的身躯。

    那右眼紫眸仍旧霸道强硬,但那左眼以及左半边脸颊却在不断挣扎,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姿态虽然不如另一半霸道,但也坚定不移。

    这种情况,很快就让燕初天明白了什么,他知晓沐婉的意识可能要挣扎复苏了!

    而也果然,当其赶紧闪身接近时,就听秋雨愤怒的喝声响起。

    “从前我一直不出来,不代表我就怕了你,给我镇压!”

    不由分说,秋雨抬手接连结出印法,紫色灵力遍及周身涌动,丝丝缕缕的灵力不断侵入她的身躯,这般情况下她俏脸上迥异的两种表情渐渐消失,又恢复成了先前霸道的模样。

    镇压了体内的意识,她才抬头看向已是走至身边的燕初天,委屈道,“我才刚刚见到你她就想出来让我看不到你,真是可恶!”

    燕初天无言以对,只能伸手将对方搂在怀里。而感受着温暖怀抱的秋雨俏脸越发温和,轻轻依靠着这个怀抱,哪怕是沐风走近也不曾察觉。

    沐风走近,燕初天怎么还能如此将秋雨抱在怀里,毕竟此时秋雨也是沐婉,而沐婉是沐风的女儿,自己当着他的面对其掌上明珠搂搂抱抱,恐怕他都有一巴掌拍死自己的念头。

    只是燕初天将秋雨从怀中剥离出来,反倒是让秋雨十分不满,嘟囔着红唇强行搂住前者的腰杆,继而强硬哼道,“不许松开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秋雨此言一出,燕初天不知如何是好,偷偷瞥向沐风的目光清晰可见其面容已然一片黑沉。恐怕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儿有一天竟是会对一个男子说出这般一句明明吃亏却威胁十足的言语。

    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越发往对方怀里拱,沐风赶紧咳嗽出声,不然天知道自己会不会看见什么更让自己无法承受的一幕幕。

    “婉儿…”

    沐风轻声低语,然而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听言自己的女儿转过黛首看了他一眼便又迅速转了回去,随之仍旧乖巧无比地挤在对方怀里,过程中像是完全把自己忽视了一般。

    这一瞬沐风只感觉天崩地裂,自己的女儿这是怎么了?!

    好在关键时刻燕初天赶紧将秋雨的娇躯扭转过去,同时俯身在其耳边低语,这才让她不情不愿地答应沐风一声。

    “婉儿你…”

    “我没事,我很好!老爹你去安抚城中的军民吧,有这个大笨蛋陪着我就好,你不用担心!”

    秋雨连连而语,堵住了沐风所有的言语,让其只能张张嘴最终无奈吐出一个好字,随即眸子死死扫视燕初天数眼,这才转身离去。

    若不是知晓燕初天不是那种奸邪之人,而且自己的女儿也没有什么受到胁迫的模样,他都要觉得是不是对方将自己的女儿如何了。只是就算如此,自己的宝贝女儿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般,和燕初变得极其亲近甚至亲昵?

    疑惑间走出数丈的沐风似是忽然想明白了什么,再回头看上身后不远处几乎又贴在对方身上的沐婉一眼,脸色一片昏黑。

    他现在心里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老农突然发现自己辛辛苦苦种的庄稼被猪拱了。

    与此同时,感受着身边少女的火热,燕初天虽然欣喜,但也将心中的疑惑一股脑问了出来。比如当初她身死之后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出现在凡间,现在和沐婉之间又是什么状态?

    ……

    开元城外一座毫不起眼的矮坡之上,一俏丽少女曲腿而坐,望着下方正收拾着那独眼王以及姜城尸体的守兵,对着身边同样年少的男子缓缓将一切道来。

    少男少女,自然就是燕初天与李秋雨。

    秋雨话音落下,燕初天眉头微皱,因为听其言语,她竟然也不知道是如何来到这凡间,在意识朦胧间便已身处沐婉体内。两人的关系像是一个身体拥有两个灵魂、两种意识,总的说来还是沐婉的灵魂或者说意识占据主动。

    但当然,这也是因为秋雨从前不主动争取的缘故,如今她见到了燕初天,自然想竭尽全力占据身体的主动与他相处,此般情况下究竟谁能占据主动那可就是未知之数了。

    而听着秋雨的言语,燕初天对此也给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他们至多只能猜想秋雨可能是在轮回转世的过程中意识并未完全泯灭,这才藏在她的转世也就是沐婉的意识深处。

    不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