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小力下定决心要跟参会的各门派精英们拼一拼,真儿也鼓励他说道:“没事的!这两天咱们哪也不去,就在家修习,只要你能把第三式掌握了,到时候能打就打,不能打,三式用完你就认输!这么多人看着呢,还能杀了你不成!”

    麻小力抬头看着真儿:“不说杀字可以吗?我听到那个字头晕!”真儿连声道:“好好!不说不说!”麻小力不再说话,慢慢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房间,他住在东屋,真儿住在西屋。真儿看他这样有些不放心,在他身后说道:“有事叫我,我就在这边屋子里!”麻小力点点头,进了房间。

    盘膝坐在床上,双手抱元,默运九宫真决,起丹田气过气海,跨膻中,走璇玑,越天突,直上重楼。在周身各大要穴游走,不多时身体渐渐起了变化,衣服渐渐鼓起,脸上隐隐透出霞光,九宫真决的威力已经慢慢显现出来,只不过他还没有察觉到。他感觉真力充斥全身却无处可去。慢慢导引这股澎湃的力量,再次试着进入泥丸宫,在入口处感觉到了封印的阻拦,他不敢硬来,催动真力向海浪一样一下一下的拍打着封印,在上次鱼妖自爆造成的松动处,一点一点的渗透进去。他感觉自己的神识仿佛渐渐成形,化成了一个婴儿,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试着推开封印住的泥丸宫大门,一次,两次,三次。不管几次失败他都没有气馁,而是一直顽强的坚持着。

    就在他感觉真力快要枯竭,无以为继的时候,泥丸宫的大门轻轻打开了一道缝隙,由打里面伸出一只,晶莹如玉的手掌,轻轻抓住婴儿胖乎乎的小手,温柔的将他拉了进去,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一个他梦寐以求的地方,仿佛像夜晚的星空,夜幕下点点的星光闪动,太美了,这里就是泥丸宫么!是任督二脉的交汇处,也是凡人与得道之人的分界线。麻小力有一种想哭出来的冲动,气血一阵翻涌。他努力催动九宫真决,控制住翻腾的气血。平静下来。神识的婴儿转过身,在自己面前站着一个宫装美妇,气质高贵典雅,正在看着自己,星目中充满着浓浓的爱意。麻小力一看见她,不知道是为什么,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一种亲近感,感觉这个女人好像和自己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可又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只见宫装女子伸出双手,轻轻地把他抱在怀里,伸出面颊温柔的摩擦他的脸,眼中泪光闪烁:“宝宝!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找我了!我好想你!”麻小力感觉鼻子一酸,元神也伸出双手,抱住了宫装女子的脖子。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擦女子的眼泪。他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自己的泥丸宫里面,他只是朦朦胧胧中觉得这个女人应该和自己有着莫大的关联。

    他张开嘴想说话,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宫装女子叹了一口气:“痴儿!你为什么就不能做个普通人,平平安安的渡过一生呢!”说完低头看着怀里麻小力的元婴,自言自语的说道:“也许是天意吧!让我们在这个时候重逢,难道说时机已经成熟了吗!”说完,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伸手在他头顶百汇穴上拍了一掌,微笑着把他推了出去。麻小力用力挣扎,不想离开,身体却不听他使唤,晃悠悠飘出了泥丸宫。就在大门即将关闭的瞬间。宫装女子脸上露出了凄凉的笑容,对他说道:“痴儿!记住:魔宫遭劫难,七夜镇九幽!去找他!找到他,我们一家就会团聚!”话音刚落,大门徐徐关闭。

    麻小力大叫一声“不要!”猛然惊醒,吓得呼呼直喘,低头一看,浑身的衣服都已经被汗给湿透了。心中暗想:这是梦吗!我在运功的时候睡着了?所以作了一场梦是吗?只是这场梦也太真实了!他现在还能清晰的记得梦中宫装女子的样子。气质高贵,面容平和,天姿国色,美貌绝伦。她是谁啊!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心里正想着呢,旁边有个人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用力摇晃:“小力!你怎么了!你醒醒!”麻小力这才注意到,真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一脸焦急的看着他。麻小力看到真儿突然感觉想哭,一把抱住她,咧开大嘴,呜呜的哭了出来。真儿看他没事,松了一口气。又看这个样子,又好气又好笑。想捶他。又看他哭的跟个孩子似的。有点不忍心。坐在哪一动不动任他抱着。

    麻小力哭了一会儿,自己停了下来。擦了擦眼泪说道:“这么晚了你来我房间干什么?打什么坏主意啊!我不吃这一套的啊!”真儿气乐了,说道:“美死你吧!早就天亮了,我是看你练功练的连饭都忘了吃了。特意跑来看看你有没有事的!谁知道你又在这作白日梦!还自己吓自己!你又梦哪个妹妹了!”麻小力罕见的没有回嘴,松开手,站起来走到窗前,沉默不语。真儿心里纳闷儿,这可太不像他的作风了啊!怎么突然间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走到他身边,轻轻问道:“你还好吧?”麻小力听真儿这么问,知道她在为自己担心。看着真儿,微微一笑:“没事!你别担心,我只是作了个梦而已!不要紧的。”正在犹豫要不要将梦中所见告诉真儿。真儿抓着他的手臂,柔声说道:“要不然,我们去跟玄重说说,让他把你的名字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