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一瞬间,药奴和蔚蔚蜜,以及十一四人把所有敌人解决,纷纷挡在叶瞳面前,他们清晰的感受到冯腾山散发的澎湃气息,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大敌。

    “小弟。”

    冯腾山冲过来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攻击叶瞳等人,而是冲到街边房屋的墙壁下,把风腾达从地上抱起来,澎湃的元气,更是源源不断的从弟弟后心处输入他的体内。

    “咳咳……”

    冯腾达咳出几口鲜血,迷离的双眼恢复了点清明,看着大哥因为愤怒几乎扭曲的脸庞,手臂颤抖着举起,沾满鲜血的右手,轻轻触摸到大哥的面颊。

    冯腾达笑了,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笑容一定不好看。

    冯腾山从很多年前,就不愿意再流泪,他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变成铁石心肠,然而看着频临死亡的弟弟,豆粒般大小的泪珠还是控不住的大滴大滴滴落。

    “大哥,别……别哭。”

    冯腾达身躯在微微颤抖,声音也变得有些发抖,感受着大哥输进他体内的元气,他稍微舒服一点点,接着说道:“我本以为,女人能够成就我,谁曾想,最……最后却因女人而死,那功法是……是邪功啊!”

    冯腾山摇头说道:“不是邪功,我的弟弟就算是毁了些女人,也不是邪恶之人,能死在你手里,是她们的福分。”

    “呵呵……”冯腾达发出颤抖的笑声。

    周围,已经围聚了数百名修炼者,甚至很多人都从开始看到现在,他们心知肚明,冯腾达之所以落得这个下场,就是想霸占那个妙龄女子。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们以前厌恶冯腾达,很多人都恨不得把他出而后快,但听到冯腾达最后言语,他们纷纷沉默下来。

    然而冯腾山的话,却又极其了众人的愤怒。

    修炼邪法不可怕,能够提升实力,他们也愿意这么做,但是内心邪恶,却是死不足惜。

    一些修为很强,胆量也够大的修炼者们,一个个低声议论了起来。

    “冯家兄弟作恶多端,终于报应来了,这些年他们实在是太过于嚣张,我就知道早晚会落得这般下场。”

    “心狠手辣没错,杀人如麻也没错,错的是哪该死的冯腾达,祸害了太多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这等邪恶之人,完全跟那些入魔的魔头一般无二。”

    “那少年是什么人?身边竟有如此多的先天高手保护?”

    “昨夜风家兄弟被杀,就是被那少年的手下击杀,他是什么来历?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这少年,一定大有来历,跟他作对简直找死。”

    “胆大包天啊!”

    “……”

    叶瞳把周围的那些议论声听在耳中,心底暗叹倒霉,没想到杀了一些不怀好意之徒,竟然招来一位更强的敌人。

    “药奴,能判断出他的修为境界吗?”

    药奴低声说道:“能,先天八重境界。”

    叶瞳眉头皱起,如果对方是先天六七重修为,药奴六人倒是能跟对方杀伤一场,但对方的修为已经达到先天八重,事情恐怕就麻烦了。

    修为境界越高,没一重之间实力的差距也就越大。

    一重境界的差距,或者两重境界的差距,倒是可以用人数弥补,但双方足足有三重境界差距,这已经不是数量可以弥补的了。

    怎么办?叶瞳心念急转,感受着风向变化,一个玉瓶被他取出,对着药奴晃了晃,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药奴,影响附近的风向。”

    “嗯!”药奴眯起双眼,在叶瞳拔开瓶塞的那一刻,衣袖微微抖动几下。

    冯腾达死了,死在冯腾山怀里。

    双眼变得血红的冯腾山,慢慢把弟弟的尸体放下,起身杀气腾腾的看向叶瞳等人,厉声喝道:“你们,都该死。”

    “谁死还不一定呢!”

    叶瞳冷哼一声,意念已经徘徊在生死簿周围,一旦双方动手,他就会抓住机会坑害冯腾山。

    忽然,冯腾山面色一变,身躯朝着后面倒退一步,一颗丹药瞬间被他丢进口中。

    “咳……”

    一口带着腥臭味的鲜血,被他从口中喷出,然后他的气息节节攀升,死死盯着叶瞳说道:“真够卑鄙的,竟然敢给我下毒?可惜,你们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我冯腾山先天八重境界,再加上我有高品质解毒丹,毒对我影响不大。”

    叶瞳平静说道:“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