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天之所以目露疑惑,正是因为他在这些人的身上,感受不到灵气存在。

    也正是说,这些人,本该都只是毫无修炼根基的普通人,但在这妖兽横生的妖界,普通人如何存活?

    况且,这些人也并不完全普通,暂且不说这些人手中、身后拿着背着的东西有多重,只看他们一个个从数十米高的大树上跳落动作,再加上那连叶天神识视察都能躲过的隐匿本能,就足以说明,他们并不完全普通。

    叶天早就观察过,这些人手中的弓箭,并非什么特殊法宝,都是再普通不过的木工,而那些木箭,也都是取材于这附近大树的普通木箭,但能发挥出那般威力,只能从射箭的人身上寻找原因。

    至于这些人身上的衣服,就更是无比简陋,大多都是妖兽皮拼凑缝制的粗麻褂子,男女皆是只遮住关键部位,像极了原始野人。

    再次眯起眼睛,叶天扫过将自己围成一圈的那些人,他心中疑惑非但没消,反而更浓几分。

    这些人,确确实实是没有任何修行基础,真是连筑基都不算的普通人,但偏偏,他们一个个拥有着堪比化身中期的肉身修为,随手射出木制长箭或是抛掷普通石子,都会自然带有极为强大的威力。

    这等结果,正是在第三重天,也极为匪夷所思。

    叶天修行至今,更是从未见到过没有任何修行,肉身之力就足以媲美化神期修士的人类存在。

    要知道,以肉身之强悍,代替修为境界,那可是妖界妖兽独有的特色之一。这些人,莫非不是在这妖界呆的太久,被同化了?

    “你到底是哪族的修士,为何要闯入我石窟族的领地猎捕妖兽!”

    这时,先前被叶天拽下树的那精壮汉子站稳身形,望向叶天再次发问。

    石窟族?

    修士?

    也正是说,这个地方还有其他人族存在,且各自划分了领地,互相之间以族群区分。

    叶天发现,这里的人,不光穿着武器简陋落后,连沿用习俗,似乎都十分古老,与原始野人无异。

    而这些人,在意识到叶天并非妖族后,也放下了手中弓箭、巨石一类的武器,没有了一开始那般警惕。

    “我哪个族的都不是……”叶天刚要开口解释,却猛然发现,自己才说一句,那些原本对他都已经放下警惕的人竟是同时又抬起弓箭,对准了他。

    “什么族都不是?莫非你是人族叛徒,已经投靠了妖王!”那精壮汉子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厉色,手中弓箭骤然抬起,话音之间,竟是毫不犹豫的射出一箭!

    他与叶天,不过相隔数步,如此之近的距离,侥是叶天,也不禁色变,急急侧身,方才躲开了那一箭!

    他这一箭虽说不带任何灵气,偏偏射出的箭罡风剧烈,对叶天而言已经不亚于一位化神期修士全力一击!

    也幸亏这贱不带任何灵气,直需要躲开不被射中,其余威并没有什么杀伤力。

    人族叛徒?

    叶天心头一沉,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引起了什么误会,但那人这一箭射出之后,其余人根本不给叶天任何解释的机会。

    那些本身都已经放下武器的人群,同时动身,身形霎时如闪电般只剩下一道道残影划过叶天四周,看得出来,这些人必是长期配合,互相之间极为默契,第一时间就锁死了叶天全部退路!

    叶天躲开了第一箭,随之迎来的,却是数不清的长箭以及那如水缸般大的巨石。

    无数破空声嗖嗖响起,叶天竟是发现自己几乎无处可躲。

    这些进攻,可谓是四面八方,没有任何死角。

    “时光凝滞!”

    叶天发现自己处境后,第一时间催动时光凝滞的神通!

    叶天没有第一时间召出青决冲云剑,原因无他,只因叶天并不想伤人。

    对方出手如此果决,不留余地,叶天若想脱困,使出青决冲云剑后势必要伤人才可脱困,但如此一来,岂不坐实双方误会之事,这般也就不好收场。

    初来此地,叶天尚有太多不明白之处需要找人问询,眼下这些人无疑是最佳对象。

    故而叶天也只用了“时光凝滞”这一神通,不伤一人,躲开所有进攻之后,挪步到那精壮汉子身后。

    撤去时光凝滞神通,霎时间叶天原先所在之处被长箭刺穿,当即更有那巨石碾碎地上所有长箭。

    众人见状松了口气,可紧跟着,那精壮汉子最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