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风烟路 第1697章 自从一见桃花后(2)(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柳闻因那突然凶悍起来的枪法,原像是拔地而起的枯峰、高耸却死沉,经段亦心点拨示范后,总算意境里添了稍许的苍松翠柏和溶洞溪流,生机便有了初步却飞跃性的体现。这情景,真像是林阡故意把段亦心安排在这里教导她似的。

    “休息片刻,再巩固吧。”段亦心看见柳闻因认真的样子由衷欣赏,她知道柳闻因想要极速变强、是因为不想林阡总以寡敌众。杨妙真也对此洞若观火:闻因姐姐虽素来默不作声,但达到师母高度的野心和自己是一样的。

    便那时海上升明月陆续传回最新调查,原来,适才围攻林阡的夔王府第二层次高手们,在被百里飘云的追逐过程中已经当场去世了几个。

    这种感觉可以形容如下

    林阡:开禧元年,我活了二十六岁,只见过一个岳离级别高手,万万比不上

    开禧二年,我活了二十七岁,只勉强打赢过两个岳离级别高手

    开禧三年春天,我活了二十八岁,只打赢过三个岳离级别高手

    开禧三年秋天,我活了二十八岁,同时打赢十二个岳离级别高手。

    林阡:我太强了。

    据说,夔王府第二层次这十二人,虽都是来自中土之外,但他们所练武功却可以被确认为金宋夏辽失传已久、有迹可循的“天地无情大罗刹功”“上天入地阴阳刀”“五湖四海九州八荒唯我独尊剑”

    “也就是说,根还在中土,或许祖上都能追本溯源。”林阡思索。

    “这些人的武功都花里胡哨不像主公,武功少,就一把刀,可谁都打不过他。”谷雨被逗乐,自豪地说。

    “是啊,就一把刀,另一把丢了。”妙真冷笑,哪壶不开提哪壶。

    “别担心,林阡哥哥,会找回来的。飘云盯着那蒙面的女孩去了。”柳闻因赶紧宽慰。

    林阡并不是太在意妙真的羞辱,他一边相信飘云必能追回,一边想,祸福相依,自己暂时只用一把刀,既可提升单刀实力,又能掩盖“一心二用”技能退步的缺点

    “呵,就怕这百里飘云跟着主公学,盯着女孩儿去,结果却忘了刀。”妙真继续唱反调,只是想发泄心中不满。

    “妙真,你”柳闻因真想在这里就揭穿妙真爱恨交织的心态!

    段亦心再度终结话题:“主公的刀确实世间无双,既存道法自然、对万物共融,又有佛理禅机、已明心见性。我来的时候看见的那一刀,该起名叫做自从一见桃花后了。”

    杨妙真不知“桃花”通禅,正好被戳中痛点,气不打一处来,原是坐着、差点站起:“可真是桃花啊!数不尽的桃花!”

    林阡还没意识到她在吃干醋,忽然想起早年在锯浪顶上吟儿说“左牵黄,右擎苍,千骑卷桃花”的样子,一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晕了过去。

    “他笑什么!他很享受?!”妙真大怒,“还享受得晕过去了?!”

    “忘了说了,这毒,不能急,不能怒,不能有爱恨情仇”谷雨错愕。

    “妙真,你总要逼他动怒。”柳闻因不知林阡是动情,以为那一笑是苦笑。

    “谁逼他了!算了!让他睡吧!睡着了不就动不了了!”杨妙真当然后悔,却还嘴硬。

    林阡睡了很久也没醒,谷雨蹊跷不已,怕他呼吸浅弱是因为有内伤没诊断出,她毕竟半路出家,对自己医术并不笃定。

    不过,柳闻因猜到是蘑菇在作祟,便一边叫谷雨放宽心,一边请段亦心帮林阡过气,以期能够说服杨妙真“段亦心在这里是有作用的”。

    “段亦心,我且相信你是为了救我师父和收徒弟而来,救也救了,收也收了,可以走了吧。”杨妙真看林阡有将醒之势,却继续对段亦心下逐客令,“他没事了,你在这里,除了给他秀色可餐、心似狂潮之外没什么用,被我师母知道了可不好收拾。”

    段亦心一怔,笑:“小小年纪这般强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就是你口中的师母。”正色,“我只是麾下,你别多心。”

    “别跟着我师父,至少现在不行。”杨妙真听得不远处有兵马声,把脸一沉,语露锋芒,“过片刻人来得多了,你会害他。我说真的。”

    “行了我懂。”段亦心一句话之间忽然改变态度,和杨妙真意外地达成了一致。柳闻因万万没想到,杨妙真没轰得走段亦心,却是委婉请走了她。

    “怎么”柳闻因大惊,望着段亦心留之不住、头也不回的高冷样子,记得林阡临睡前好像是要段亦心不走的,眼下怎么又被杨妙真以“我是为林阡徐辕好”说走了一个!?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