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武功更可怕的是人心,比外敌更危险的是内鬼。

    所以,尽管从泰安到泗水的整整一条路都塞满了金军尸体,沂蒙义军仍然有人对横扫万敌的林阡保持质疑,更有甚者在李全党羽的撺掇下对初来乍到的他大胆发声“去年秋天的邓唐之败,吴当家是你林阡串谋金军所害?!”

    红袄寨五当家,吴越。那是多年来除杨鞍林阡之外山东义军最强的人心维系,无独有偶也曾是杨鞍林阡之间最稳的信任桥梁。他的死,本身就不利于林杨二人的隔阂破冰,竟然更被宵小们构陷为“与林阡有关”从而成了林阡和杨鞍疏离的缘由……

    虽然诸多谣言在襄阳围城时期就早已被捏造和传播,但由于那段时间宋盟和曹王府的交战过于激烈,林阡直到伏羌城寒泽叶战死才知其影响之恶劣。可惜他才刚引起重视,就因为“暴死失踪”而错过最佳干预机会;重返盟军后,蜀口、陇右等地又激战连连,林阡对山东分身乏术直到今时今日……

    眼下,有一成左右的红袄寨寨众,虽还以“抗金”为宗旨,却随李全离开泰安到沂蒙投靠石硅,其中不乏元凶王爷的内线深植,但也有一部分人是淳朴善良、不图名利地反林阡,究其根本,正因他们坚信着山东之乱最开始时杨鞍对林阡的负面评价——说到底,还是怪林阡来太晚。泰安之战落幕后的此刻,石硅作为沂蒙一带的号召力最强,当仁不让地成了这群李全党羽的新载体。

    “请盟王到平邑议事。”七月初十,石硅听闻林阡曾到蒙阴见过杜华,便差人向彼处送信,要求翌日晚间会面。

    “什么‘议事’,鸿门宴吧!”杜华收信后便对鱼秀颖说他也要去,“盟军主力都在泰安,无论我能否出力,都不能任主公单刀赴会。”

    说来感动,主公今次顺路到蒙阴,竟没忘记给他带床弩。总令杜华想起,两年前敌强我弱的山东之战里、他跟随主母紧急撤离时,依照她的号令要烧毁己方床弩,当时他舍不得、愣了很久,主母劝他“杜当家,物是死的,人是活的。”他听着敌人的马蹄声渐行渐近、狠下心来“此时不毁,这东西会掉转头来杀咱们!”他泪湿前襟的样子,主母原来一直盯着、记在心里……

    此番主公路过蒙阴,告诉他,这两年主母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提醒“我答应杜华,毁弃的床弩,要还给他一大批,你可别忘了。”主公也没忘记,这不,主公自己都快被谣言拖进泥沼了,还不忘给他一个小小的杜华兑现诺言。虽然主公现在没跟杜华在一起,杜华也主动地要去平邑助阵。

    平邑,这片山川,也很熟悉吧,策马飞驰,时光如在肩旁倒流——当年盟军和金军死战,向清风、杨致礼等将军均是牺牲在此。如今,竟讽刺到要用来发动内乱。

    沂蒙周边的四大地头蛇石硅,应是立场鲜明地反林阡,这一点,在杨鞍还活着的时候就是路人皆知;裴渊,从很久以前就因为救命之恩而以石硅马首是瞻;时青、夏全,一来两年前才与红袄寨合并,说话的分量够不上,二来,他们看上去也并不是那种坚决信任主公、会为了主公仗义执言的人,尤其时青,出了名的被害妄想——只因为父亲被母亲的奸(谐)夫所杀,时青从小到大连亲人走到面前端茶递水都提防,这种人会对主公死心塌地?

    杜华越想越揪心,不得不为主公捏了把汗,他怕主公脑力跟不上,高估了那群人的良心。

    

    天下无敌的林阡也会把四成赢面让给旁人、也会面对“吴越之死”的质问答不上来、也会让杜华等人担心不已决意为他分摊风险?

    会,有两个人,能让林阡瞬间从上风落到劣势段亦心,莫非——段亦心是否金国奸细?莫非是否变节宋谍?邓唐之战他俩有否联手?是有意联手还是无意联手?

    借此二人之力,秦州柏树林的那场前戏里,由战狼催生、李全助长了总计四层渐次递进的阴谋论。

    第一层时任惊鲵的莫非临阵脱逃,其后被程凌霄从海上升明月中逐出。这指向了是莫非失责害死吴越,林阡却一直“包庇”罪魁祸首——这是杨鞍比较相信的一种可能性。言论里的林阡不至于卑鄙,却也难免使注重兄弟情的杨鞍与他产生裂痕。

    第二层彼时在曹王府深受器重的黄鹤去,原来和莫非是父子关系,更是海上升明月的线人。这指向了林阡故意挑起金军内斗却因“无能”而不慎害死吴越——这是那日战狼放任黄鹤去给郝定石硅通风报信的初衷、是战狼起先最希望红袄寨寨众相信的一种可能性,也确实构成了杨鞍这个老好人之外大部分不信林阡之人的预设立场,更是石硅当场就决定离开林阡回山东的根因。但在徐辕来到山东和李全数度斗智斗勇后,这些寨众,有的稍有转圜、去了第一层,有的却愈发排斥、去了第三层。

    第三层当初还是豫王府第五的段亦心竟也是林阡的自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