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风烟路 第1683章 燕雀之身,鸿鹄之志(1)(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何时叛出?为何叛出?”冷哼过后,战狼转头,对黄掴发出最后一问:见风使舵如你,相比方正伟岸,更爱扮猪吃虎?

    “说来话长”黄掴一笑,回答说,两年前的山东之战,他曾因求胜心切、赞同邵鸿渊对冯张庄施放寒毒,触犯了完颜永琏的“以民为重”原则,从那时起就与曹王府露出分道扬镳的苗头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则是他在岳天尊将林阡打成重伤之后、曹王准备慢慢收割红袄寨的关键时刻,急功近利地策动红袄寨群雄对“染了瘟疫、奄奄一息”的林阡群狼扑虎却遭林阡反算那次重大失误过后,黄掴郁闷地请罪说“会用一生来清剿红袄寨”,曹王说“却是害了多少个旁人的一生”明显很不高兴

    “从那之后,我就开始选择新主,刚好”黄掴还想继续讲下去。

    “别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战狼冷冷打断。

    “行。”黄掴永远都是这般满面笑容地迎人,哪怕笑完就又恢复背对时的阴暗,“段大人且放心,圣上亲临对质时,我知道该怎么说。”

    “希望到时候你想说的,还是今晚想说的话。”战狼嘲讽。

    可算懂了,黄掴叛离曹王府,终极原因是两年前那次弄巧成拙的“群狼扑虎”。时光转,下一次群狼扑虎就要来了,当然了,今次的策动者眼看要变作李全

    “李全一定会在沂蒙发难,群狼扑虎是他能给林阡和红袄寨制造出的最后隔阂,那个地方有他所需要的最丰厚条件。”从回忆中醒,战狼对桓端说,“若是林阡被李全拉低强度,沂蒙之战,卫王和夔王不是不能打。”是了,林阡一个人强有什么用,山东义军一盘散沙他也难为无米之炊。

    “李全虽不是大金的王孙贵胄,却和夔王一样,只顾着算自己的利益。”桓端难掩憎恶。

    “可惜我曹王府如今不济,只能帮他们在攘外的事上搭一把手了。”战狼说,朱雀早已出动,正是为了辅助黄掴的新主夔王和李全这个鬼的合作。

    毕竟,夔王也不容易,初战就败到这个地步,后面非得绞尽脑汁打林阡不可。不管他是没尽全力也好,还是实力撑不起野心也罢,曹王府都不能幸灾乐祸和袖手旁观。

    说起这个夔王,也真命运多舛。

    若能顺理成章地继承皇位,谁会苦心孤诣筹谋篡位?然而可惜,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夔王就被血统决定了他是最不可能的那一个。八个兄弟,还都个个出类拔萃,从各方面各个角度挡死了他的道加上先帝在位时间长,太子去得早,太孙完颜璟继位,夔王离这梦想中的王座显然就越来越远。

    放弃吗,他没有。铲除所有异己,照样可以顺位继承亲侄子。因此大金出现了皇帝的所有儿子一个也活不过三岁的“巧合”,这逼得完颜璟愈发多疑、喜好猜忌。于是乎,完颜璟的兄弟们全都长不出翅膀、羽翼丰满的叔父们接二连三被杀或贬谪。血统越低,反而越不受打压。一切都正中夔王下怀,拦路的只剩最后几个相对较弱的兄弟,他有的是机会。

    然而,躲在暗处二十多年迟迟不显露,却是因为最大的那个目标曹王太强、始终都没有被他的各种手段击倒再如何被人忌惮,也不改曹王是金帝的倚若长城!再等下去可怎么好?原先因为连坐而被禁锢了十年的郢王也要被放出来

    对于夔王而言,万幸南宋出了个名叫林阡的悍敌。就在这不到十年的时间里,那枭雄一双饮恨刀屠灭了曹王麾下的无数精英这还不够,林阡的妻子凤箫吟,更还将曹王在金帝心中的可信度火速清零。身世之伤,谁没有呢。

    一时间,曹王既没作用、又成祸害,可不被形形色色的魑魅魍魉雪上加霜?

    好机会,那就把完颜匡、纥石烈执中、黄掴这些鬼全都化为己用!趁着郑、镐后人不成气候,将豫、郢、潞、曹、仆散驸马齐入手,夔王他以执棋者的心态,笑看枰上风云残杀,完全不必亲自入局,就能轻松坐享其成,期间,金帝病恹恹而卫王就是个牵线木偶过后,金帝极有可能在咽气前将位置理所当然地送给他,从此,无人非议,万民膜拜,帝位真是稳得很。

    可命运多舛也就罢了,夔王他还时运不济。

    其一,香林山事件,夔王原指望“证据确凿,曹王必然坍垮”可结果呢,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经营竟生生给曹王驸马林陌做了嫁衣!

    夔王无奈,只能退而求其次就连路人都知道幕后有个黑手不是夔王就是卫王了,那自己怎还会是先前的完全不露痕迹?一招错满盘输的他,不得不决定“要装得和卫王一样老实本分”,从而流失了不少一度押宝在他身上却觉大势已去的伪亲信

    那段时间一直忙于收拾残局以及灭口自保的他,深知金帝不查办他只是为了制衡曹王而已,由于在金帝心头难免不清白,恐已失去好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