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主母轮不到你”这话委实画蛇添足,柳闻因本来只是随口一扯,没想到柴婧姿误以为她是挑衅和恐吓,瞬间瘫坐,掩面痛哭,时而捶地:“我就知道,死鬼没良心!难怪躲着我,呜呜,他原是承诺你做二房了!老牛吃嫩草,不要脸”

    “”柳闻因察觉到所有人目光全从柴婧姿转到自己身上,为时已晚,窘迫不堪,“什么啊!不是,不是这意思”百口莫辩,正自尴尬,听她辱骂林阡,果断强装威严,“目无军纪!今天我便以枪教教你”

    “饶命二主母给你,给你好了,我投降还不行吗!”柴婧姿看到那枪缨隐隐染血,一发晕,哇一声哭出来。

    “散了吧。”樊井没好气地疏散人群。还需要凤箫吟出马?一个柳闻因都能把柴婧姿治得服服帖帖!

    申时许,天明山晴水净,林阡正同孙寄啸、李好义总结战况,忽然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咦好像背后有人在骂我?

    “年轻人的仗,果然比咱们打得好!”孙寄啸笑着把情报和李好义互换了看,戏谑宋恒为年轻人虽然宋恒年纪大,但资历确实浅,孙李二人都亲眼见证了,初出茅庐的他是怎么在秦州乱打一气、以及后来的他是如何被寒泽叶临阵打晕扛回去

    “就可惜宋堡主和莫女侠一样,遇到了意外功亏一篑。唉,殆天数,非人力”李好义扼腕叹息,终究不够完美。

    “不完全是天数。金军之所以不曾全军覆没,是因为川宇,他知人善用的水准在我之上。”林阡对自己的弟弟感到由衷佩服,“第一场,他知完颜瞻擅长钻研、知完颜纲善走险境第二场,他不仅将郭蛤蟆这神将妙用、还将完颜承裕那废将妙用”

    “岂止”孙寄啸敛笑,同样也对林陌之谋叹为观止,“第一场,我对川军的心魔、主公对我的重视,皆被他洞穿第二场,品章对郭蛤蟆的忌惮、飘云对完颜承裕的轻藐,全被他吃透。”

    “不错,宋堡主和莫女侠是意外,但我军的其余将领,遇到的却全是问题。”李好义正色点头。客观来说,此战战前宋军占据着得天独厚的情报优势既然能够随时随地应变和控场,当然无需在事先计算得多精准、毕竟太多变数都算不准然而,都已经这般稳占上风了,都能被金军“惜败”而非“完败”,原因得从宋军自身找。

    “逆境更能凸显亮色,顺境更容易发现问题。这东西,在顺境中产生本就比逆境中要轻易。”林阡察觉出他二人的些许颓丧,笑着回头,一手按住一人肩膀拍,“但是,产生在顺境,总比到逆境中再发出来焦头烂额要好得多了。”

    “主公盟王说得对。”孙寄啸和李好义都展眉。

    说话间,刚好看到两个不足十岁的孩子在山边捧着两只信鸽兴冲冲跑过来,正是央求了林阡许久终于能够在他身边历练的王坚和余玠,那时阳光洒在他们身上显得无比明亮和鲜活,若将他们嵌入秦州的好风景里看,那真是“江山如画,我辈登临”是的,更年轻的一代,已经悄无声息地成长起来了。

    “又有了意外。不过,是意外之喜。”林阡一目十行,很快便将那些信件以内力粉碎。保护信源自然是为了海上升明月的安全,但信的具体内容,他不介意甚至是巴不得金宋都立刻知道。

    “灭魂”奥屯亮,这一战曾与完颜江山生死与共,遂第一时间从他的只言片语里探知失踪已久、连曹王府都苦寻不着的柏轻舟,极有可能是被他深藏!

    若真如此,完颜江山根本就是除了盟军、曹王府、吴曦完颜匡、蒙古金帐武士之外的第五方,与曹王府表面并肩作战实则却同舟异梦哀兵必胜、众志成城的西线金军,终究出了一只这样的害群之马,也罢,他本就是陇陕此地的过客。

    完颜江山的私心还不止于此。午后,新“转魄”远远跟踪得到情报:他私下潜入秦州的某个僻远山村,和一个疑似郢王完颜永功的老者会面

    那正是完颜雨祈的父亲,柏树林遇刺后被莫非一起带走隐居。很显然,完颜江山是在调查莫如为什么会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郢王的存在

    当初郢王是因雪舞和常牵念的死而万念俱灰,如今的他,听闻宿敌曹王惨败会否斗志重燃?只不过,他孤家寡人难以成事,需要有人助他复出、暗中滚雪壮大?而完颜江山背后关联到的香林山事件元凶、不知是卫王还是夔王的幕后黑手正好能与之各取所需、通力合作,那个人,终于按捺不住要对这风起云涌的乱世分一杯羹了?

    显而易见的,就算那元凶找上郢王一拍即合,也不过是想借郢王当挡箭牌或傀儡而已。元凶的最终目的,正是在保护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渐渐由暗转明地做成完颜璟认可的社稷功臣、对大金扶大厦于将倾的盖世英雄、曹王第二。数遍三线九路,眼下他唯一的劲敌怕也就只剩下完颜匡。

    但追溯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