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面陇南才平,东边散关又乱。

    这一战,林陌仅凭一人之力,就将林阡、凤箫吟、徐辕、宋恒、金陵、吴曦、完颜匡全部算计于股掌之间,对薛焕、卿旭瑭、完颜纲、赤盏合喜、曼陀罗等人的驾驭堪称游刃有余,岂止锋芒初露,根本大放异彩!

    震惊之下、匆匆赶回大散关填补空缺的抗金联盟,一边遗憾于与这支眼看就要灭绝于宋境的金军失之交臂,一边庆幸还好这样的连环妙计没有被敌人施展在决胜局而只是林陌用来帮助曹王府脱困

    由于金陵本人都曾濒危,厉风行回援时打得是空前激进,即便如此,也还是到一日后才将完颜纲部完全驱赶出境,可想而知完颜纲的决心斗志和实力到底有多强,不知是他自己厚积薄发,还是他的主公善于择人任势。

    经过这场突如其来的苦战,抗金联盟在养马涧周边损失惨重,金陵、杨致诚、许从容各有一部分麾下不幸被俘,使完颜纲争取到了更多的筹码、连同前段时间曹王府在仙人关擒获的那些一起、押到这谈判席上来向宋军索取高手堂相换。

    纵然这般,金军也还是占据劣势,无论数量还是人物的厉害程度,两边俘虏都实在差距太过悬殊。表面上完颜纲更为咄咄逼人,只不过是因为厉夫人秀外慧中、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罢了。

    “没有轻舟,就免谈吧。”可是,不管完颜纲再怎么强硬地大放厥词,最后金陵只需要梨涡浅笑、把林阡的底线往那里轻轻一封完颜纲就算原本已经爬到谈判桌的这一头来胁迫了、也突然就泄了气一样一个字都迸不出来地斜斜往后软倒:柏轻舟?他给不出所以,话放再多都是屁。

    宋军各方的意见空前统一,柏军师她只要一天没回来,别说完颜永琏或战狼了,凌大杰和忧吾思你们都没得见。

    然而完颜纲此刻的表现和完颜匡先前的举动告诉金陵,柏轻舟是真的不在他们两派的手上。

    因此,就现实的轻重缓急而言,同一日内的第三次谈判,金陵还是同意了先把万尺牢里最水土不服的封寒放出,以交换宋方因担忧儿子安危而身受重伤的许从容等人。

    “其余的,只能慢慢来了。”数次交涉下来,金陵也觉疲累,入夜后回到帅帐,一边直接坐在枕席旁闭目养神,一边对身边正拉着儿子给他捶腿的厉风行述说隐忧,“不知军师是流落去了民居,还是被第四方第五方刻意藏起来,或是,被他们给”

    “不会,军师是天命之女,除了吴曦,世人谁也没胆害她性命。所以把心放宽,接下来的事尽管交给胜南。”厉风行见她回来,也从打盹里醒,微笑转身、伸手去探床尾藏着的东西,“陵儿,你辛苦了。战儿,愣在这作甚,还不先去给娘亲捶?!

    “爹,我想先吃”厉战眼尖,他虽已八岁,却对福建没什么印象,只听说那里的水果十分可口。

    “那不成。那是娘亲的。”厉风行如同藏着宝贝,金陵一愣,循声而看,原是一只刚被厉风行剥了皮的橘子。

    “娘亲”厉战转而来盼金陵。

    “哈哈,娘亲先尝。”金陵笑着品尝,原还觉得繁忙的事务,登时就扔去了九霄云外当然要她先尝,因为,“这是你爹像你这么大年纪时、栽在泉州果园子里的橘子树上结的。”

    “所以我是你俩买树苗的时候送的吗!”厉战不高兴,板起小脸。他当然知道父母很恩爱,尤其父亲,连打瞌睡都要留个身位让母亲更接近枕头可是,也用不着这样无视我的存在吧!

    “当然不是。”金陵似收手,突然又暴击,“因为那时候,还没有你啊”

    “真是送的”厉战欲哭无泪。

    金陵这才不开玩笑,笑给孩子分了几瓣:“傻孩子,你才是爹娘种过最好的树。”正准备留几瓣给厉风行,转过脸来,却看厉风行战衣都不脱已呼呼大睡,显然这一日一夜的心惊胆战和不眠不休使他空前疲累。金陵摇头叹了口气,一边要厉战帮忙给他脱,一边察看他身上有无新伤。

    不过,尽管疲累,却真是值得的

    从四月初到五月初,短短一月之间,官军义军三进三出才彻底夺定大散关,虽然未能彻底消灭曹王府余孽,但总算看见了川陕各地的恢复如前。

    林陌此计虽好,却如他自己所预计到的那样,只是“便于曹王府精锐脱困”而已,副作用则是,提前把林阡这位现阶段堪称天下无敌的战神引到了仙人关以北,瞬然就把西线六大战区的形势全部搅浑、整体界限都往东往北强行推移了百里甚至千里!

    这下可不止陇南和短刀谷了,大散关以及其庇佑下的兴元府都将迎来山河清宁、民众安居乐业

    “总算要过一段落。”金陵贴着厉风行胸口睡,预感到举国大战将要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