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风烟路 第1514章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1)大内(1/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皇上!这账本,墨迹不对,不对啊!”潞王幕僚一边抹泪笑一边喘粗气,教看见的人都生怕他下口气就断了。

    不对,是希望他这口气断了——岂止凌大杰、轩辕九烨、完颜纲,就算战狼,都没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枝节,这样的……破绽?

    “什……么……”完颜璟也愣了愣,既感意料之外,又觉峰回路转。

    “皇上,您看这账本上墨迹,明显有两种,一种是油烟墨,一种是松烟墨,后者珍贵,深重无泽……”潞王幕僚忙不迭地说。

    “记账和涂改时间不同,先后用两种墨块,有什么不对?”轩辕九烨冷冷开口支持曹王,内心却也怀疑,依战狼的个性,会不会在账本上动多了手脚?虽然那些贪官本就犯罪,但战狼有没有可能因为想置潞王于死地而……多此一举、过犹不及!

    “苍天有眼!十年前写下的油烟墨,和几天前写下的油烟墨,或许还难分辨;但十年前写下的松烟墨,和几天前写下的松烟墨,区别一目了然!”潞王幕僚咬牙切齿说,“松烟墨本身遇水就易溶化,故而新旧的水溶之速差异明显,所以,有人百密一疏露了陷,分明是几天前添的笔。皇上,潞王他,根本就是被人栽赃,那人……就是战狼!”

    真是苍天有眼吗?刚好教潞王哭出来的鼻涕眼泪都擦到了假账上,被他幕僚无意中发现假账本身才是假的、是战狼几日之前造出来的?!完颜璟顷刻振奋,抑制着内心的激动将目光移回曹王,却见他行端坐正、面色平和地回答:“皇上,战狼不会做这种事。”完颜璟的心倏然又一顿,原本想说的话全都堵在喉咙。

    完颜永琏当然信战狼,其一不会这么蠢,对方漏洞百出,本就死罪难逃,何必画蛇添足,其二,前些天他们才刚有过分歧,战狼答应过他不会再行事激进,除了林阡之外,又有谁值得战狼激进。

    战狼同样面不改色,闻言只觉胸中火热,笑叹一声:“物证本身不会撒谎,可惜接触它的人却会。”王爷说得没错,黄河大案果然盘根错节,他只不过想动潞王一个而已,就有人为了自保而暗中出手、企图以假乱真来洗白所有。因这案子涉及的全是宵小,说实话,他们哪个想临阵倒戈他都不意外。

    意外的是,他们不仅“想”倒戈,而且“敢”倒戈——明知他是大金第一高手还敢反水,这些哪里是没骨气的家奴,分明是训练有素的死士!就在这片刻之间,他们接二连三跪倒在地磕头认罪,声称自己是被“战狼逼着出卖了主上”“颜盏大人实在是冤枉的!”,很快就又有保管账目的官员见状不好而跟风,没直说自己是被逼上贼船,却高明地坚持着一句“皇上饶命!”但却给完颜璟加深了一种印象:是战狼的剑架在他们脖子上,逼他们不得不眼睁睁看着账目被篡改……

    “皇上恕罪,实则,唐括大人也并未和纥石烈大人有过任何接触!”某家奴突然跪地忏悔。

    “唐括大人不止一次出现在纥石烈执中的宅邸,可不是你一个人看见。”战狼冷笑,亏得他事先留了一手,找到家奴以外的旁人做目击者,只不过那些都是寻常百姓,今次仓促,没有被他带来会宁。

    “那虽是纥石烈大人的宅邸,可是,唐括大人在那里会见的,并非纥石烈大人自己!”家奴高声分辩。若真把本来环环相扣的斩断,那潞王真是铁板钉钉地无罪了。

    “不是纥石烈执中,谁会住到他纥石烈执中的宅邸!”凌大杰觉得这种争辩苍白可笑,然而他看着眼前这么多小人、好像暗暗形成了保护潞王的同盟,他心里隐隐为曹王感到担忧。

    “回禀皇上,那宅邸,起先不是纥石烈大人的,而是纥石烈大人所侵占、原属于地魔封寒大人的家业!其中不少家仆都没换,受过封家的恩惠……”那家奴短短一句话,对着曹王府的每个人都是晴天霹雳、震耳欲聋!这事实他们谁都知道,封寒年轻时被纥石烈执中夺走了房屋田地,所以孤夫人每次都笑封寒“这三十年你拿什么娶妻?”纥石烈执中也总会嘲讽封寒“姓封的丧家犬”。

    完颜匡的谋士也惊恐地听着,他这才意识到,那帮在柏树林足以暴露潞王的宵小里,潞王确实是蠢得没有列出干扰项,但是幕后元凶却帮潞王列了一个多余项,那就是——

    “真正和唐括大人交往的,是曹王府的地魔封寒!赃款全部都被他借着征战之名藏在了北疆!封寒因为和纥石烈大人有过节,所以经常趁回去讨要房屋的空暇,与唐括大人约定在彼处见面,东窗事发了也好嫁祸给纥石烈大人,不仅金蝉脱壳,而且报仇雪恨!”

    “呵,呵呵……封寒啊,那也是个宠臣。”完颜璟笑了起来,说不清是什么心情,既有目的即将实现的快感,又有现实到处背叛的凄凉——封寒由于机缘巧合救过他一次性命,是曹王府里他难得喜欢的人。

    都到了这节骨眼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