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风烟路 第1379章 随机攻逼善控变(1/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完颜永琏而言,眼前几个女子委实不凡,燕落秋身上竟有着与柳月相近的气魄,林美材刀法亦超过了他麾下大半高手,而凤箫吟,这抗金联盟盟主心机至深,泰山之战便对他的策谋截胡过,自然更加是不容小觑。

    束乾坤估摸着林阡是闻知此间谈判为防变故、对上一战为他效力的五岳投桃报李来了,然而他倾家荡产也只能差遣林美材凤箫吟两个前来,说明此刻抗金联盟实在只拿得出手这两个战力,偏巧还都是女人,束乾坤不禁耻笑:“宋军的男人去了哪里,尽龟缩在女人裙后吗。”

    “总好过金军的男人,匍匐在女人的裙下。”凤箫吟轻笑一声,也是一语双关,既嘲薛焕此刻刀法及不上林美材,又讽束乾坤对燕落秋垂涎。

    众金将未想到束乾坤搬石砸脚,有惊诧有尴尬亦有愤怒,完颜永琏难免也笑着摇头。

    束乾坤红着脸来不及反驳,只因他刚好看到薛焕遇险,即刻拔乾坤剑加入战团,却是把满腹的气都撒向林美材去了。金军高手如云,再打下去林美材显然寡不敌众,然则五岳见状忿然不平,若动用人海战术也足够鱼死网破。关键是,对于王爷意义何在?!

    原先还能说薛焕是情急未受号令、一不小心杀死了燕落秋,但如今范围实在波及太大,不像谈判反而为渊驱鱼,岳离当然要代完颜永琏出手阻止,反手一掌,内力荡涤,迅即拆开那混乱武斗:“再不听号令随意打斗,军法处置。”

    “假的要死。”连赵西风都懂,边带着才要上的麾下退回原地,边冲着岳离的方向嘟囔了一句。

    虽说燕落秋已经安全,但看她伤势未愈、气喘吁吁继续下棋也不实际,故而吟儿决定继续代劳,而林美材带她下去“休息”,实际却是找慕红莲治伤去了。

    然而燕落秋棋局的最后几步走的是单官,吟儿棋风与她完全不同,如何看得出她隐藏心思,故而才接手就觉大势已去。再行几子,虽然勉强破黑边空,却付出上边变薄同时右边被攻的代价,其后更是多块孤棋,陷入苦战,紧接着更被声东击西、多处搜刮,放眼望去她败局已定,只能认输坐以待毙。

    “顾此失彼,手忙脚乱,作废了原棋手的一手好棋。”奇也奇在,这句话如果旁人说便是嘲讽,但出自完颜永琏之口,竟令人觉得客观中肯。

    而吟儿早就六亲不认,再见他时也不再像上次百转千回,听得这话毫无心酸,微微一笑点头回应:“王爷棋艺确实高妙,我竟没看出王爷原来是另有所图……”就像昨夜决战,林阡也没看出来,王爷原来是将计就计一样,“那么,我想请问王爷一句,哪怕金强宋弱,王爷也一直想把五岳拖下水、坚决不允许谢清发及其麾下坐山观虎斗。所以我可以认为您也是别有所图吗?您到碛口的最终目的,并不是我抗金联盟,而更加是这些镐王府旧部?”

    岳离等人皆是一怔,没想到她比燕落秋还毒辣,直接把另有所图推论到王爷来碛口的初衷上来,她这盘棋输得这么惨,居然也可以为“金强宋弱”作证,但实际上五岳之所以举足轻重,根本是因为金宋旗鼓相当啊,但即便王爷他本人不在场,众将又怎能反驳说不是这样的、不是金强宋弱、林阡实力已经逼近王爷……

    “金强宋弱,才更不希望宋军心急如焚、骗得五岳误上贼船、行差走错。我军之所以要招安五岳,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王爷谈判和对弈一样,抢占要点,掌控全局。

    “哼,招安,你们口口声声的所谓未来,根本是要解散五岳,用荣华富贵腐蚀了他们,渐渐忘却耻辱吧。”吟儿厚着脸皮继续问,“并不是出自真心要帮他们回归。”

    “是解散,解散即是回归,不再盘踞江湖,回归王府生涯,有何不可,难道谁天生不爱富贵安稳、喜欢当草莽流寇?”完颜永琏明着对她反驳,暗却一言便收拢人心。

    吟儿一怔语塞,岳离帮忙收拾棋盘,对着棋局叹了一声:“盟主适才棋盘上块数过多,为了补救,竟还帮王爷补了棋。”吟儿脸上一红,知他也是话中有话,她刚刚这句话搬石砸脚真的是帮完颜永琏在招安……

    不过,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棋艺不精,气魄来填,“我不同意。”此刻与完颜永琏平起平坐,她理直气壮喝断了五岳群匪的思路:“我不同意招安。草莽流寇自由,王府生涯掣肘,我相信镐王府旧部心念一致,金廷一日不拿出‘平反’的实际决策来,众人便一日不停止反金的决心,我相信风雅之士们的心念更一致,绝对不予解散,只求在碛口安居乐业、独善其身、实现恩怨尽泯。”

    说话间,她已决意和完颜永琏行第三盘棋。

    “你不同意,你有资格?”岳离一愣,帮王爷问。

    “下完这盘,你便知我有无资格。”她笑着告诉他们,她大可凭这盘棋,一边帮忙、一边入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