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远近宋军何尝不是大喜过望、精神振奋。

    须知,盟军从山东之战第一次接触到高手堂开始,就一直是负隅顽抗、勉强平手,从来未能妄言制衡或超越。如吟儿战凌大杰,只是偶然状态发飘;石硅战高风雷,常常需要跨级拼命;李全杨妙真等人战邵鸿渊岳离,多半都是胜之不武;林阡吴越等人战司马隆齐良臣,必须钻研摸索一次次。

    全是以弱敌强,只因绝顶高手少!独孤的出现,预言了云雾山高手们的强硬反击:现在开始,我们可以真正平级!

    “独孤清绝之所以胜,是因其从未放弃坚信——他坚信世间一定存在人力不能控之剑法。”完颜君附许久才从震惊里走出,说。自上回独孤出道与岳离交手救下穆子滕,完颜君附便对这位陇陕战场的不速之客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明白,岳离反控术“专控人力”却控不住独孤,说明独孤这一剑内涵非凡绝俗,形容其“绝非人力可为”也不为过。

    而他感慨独孤之胜,既在这人力不可为,更在“坚信”:“当他的实力与天尊相差无几,一时破不了天尊剑法,便另辟蹊径,从反控入手……有出奇招的急智、能力和坚信,他其实是胜在这里啊。”

    “单凭一剑,便可封神。”此时完颜君随也于心中惊撼,想独孤清绝单凭这一剑就能压得他人黯然失色,而其身负的绝艺又岂止这一剑。

    这两位王爷虽然都是资质平平早期需要楚风流从旁提点,但经过这般长久的战场磨砺,耳濡目染,没有识人之才、招揽之心、争霸之意是不可能。二王爷表现虽没有大王爷那样突出,却是未必没有他强烈。

    “他之内力。恐怕已在薛晏之上……”仆散揆意识到完颜永琏和林阡的此消彼长,不禁为薛无情的逝去流露出一丝忧色。

    此平凉决战,双方均是不遗余力,高手王牌尽出、阵法全力以赴、兵械毫无保留,完颜永琏的压力只比林阡轻一些,除了两个小王爷和作为军师的仆散揆之外几乎全都上阵。

    宋方。则只有陈旭和半个樊井算闲人。

    “待立于山巅,自不被迷雾,居高临下。”彼时陈旭远观独孤剑法,如果说大王爷从本、二王爷从形、仆散揆从力,那陈旭则是从境,品评出了当中妙处。

    除却他们之外,还有人神情淡漠地在战场之侧谁也看不到的角落旁观,那一双从来锋利的眼神注视着独孤愈发冰冷:“假以时日,亦当如是。”自语之际。他手中剑亦有感应,隐约湛然之光。

    不刻将视线从独孤身上移开,去追及他最在意的影子,此时正在和完颜永琏酣战的林阡——林阡,山东之战你几近将我坑杀,若非我幸运早已命丧,你不会想到我因祸得福,落崖后竟得绝世剑法。如今。离我内功修成、剑法显露之日已经不多,你的路。只怕越来越不好走。

    

    林阡与完颜永琏,是这六合阵中最后才遇上的对战双方,他二人交锋之始,另五对或已接近尾声,或已纠缠白热。

    这么晚不是巧合,是陈旭得知林阡和完颜永琏之间有差距而特别设计。即使完颜永琏能看穿陈旭的大半思路,真入阵了也不得不身在此山。

    “我的刀法,只试过与他平手十招。”林阡曾在陈旭面前坦言。在排兵布阵的伊始,别人的对手或还难猜,但完颜永琏会选择谁来战林阡。不言而喻。

    这般空前强劲的对手,林阡在山东只能勉强持平十招,即便如今有了大幅进步,也不过在齐良臣上下,谁知完颜永琏有无进展?

    然而明知难以匹敌,也退无可退必须迎难而上。在终于与完颜永琏照面的一刻,林阡摒弃杂念,运气蓄力,赋刀以命。

    刀出鞘,风旋紧,气势倒峡泻河,光芒拔地冲天

    剑在手,荡然回击,含蓄沉着,威严古厚

    一错身,清悦吟啸使千军注目万马齐喑

    刀势转,势吞山河、天倾地裂,剑锋掠,气韵出尘、飘逸神飞,交汇处,电光火石、风云雷雪

    刀剑对斩,沙飞雾走,兵斜将歪

    再一交击,轰然震响,刀纵横,剑捭阖,一个颠覆乾坤似纵情山水,一个指点江山如挥毫泼墨

    四回合前期较量,与其说是刀法剑法是各自铺展开的、不如说是被对方强势打开和深入了解到的

    都是王者风范、都已臻入化境,都背负着千万人的命与志向

    如果说凤箫吟是招式杀手,林阡则是意境的集大成者,很明显他已经对各种刀象融会贯通,信手拈来,故而今次与完颜永琏对战比山东时要硬气得多。饮恨刀中,群山竟在奔腾、万水如高千仞,磅礴激越不改,浩然之气犹甚。谁说只有岳离剑法包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