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辰在出手不出手控制这个嫌疑人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几秒钟,终于还是没动手,一是觉得不重要,二是觉得也没必要。

    许道一刚才的意思也很明确了,秋子在搞事,趁着武林大会在搞事,一人之力挑千夫,无论是秋子,还是林奉钦可都不是脑子不精神的人,真的要折腾红枫山庄的话,绝对不会挑这种时刻。

    除非,她本身要做的是与这些人相关。人数抗衡,秋子武功貌似挺不错,林奉钦自保都困难。人命金贵,阴小之人的性命在他么自己看来更加金贵。若真是两方相斗,这真是一场没有悬疑的战斗,但是仅限于亮堂的手段来讲。

    秋子会蛊毒,不仅会,而且还擅长,杀人取命控人利用人对她来说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死于非命或者做一个没有感情的傀儡,这二者的区别就是生与死,不变的是一种比一种让人可恶,可恨。

    可能吗?可能不可能这件事也只能安置在常人身上,秋子可算不上常人。人一但害怕就容易胡思乱想,就凭她既有可能是柳离这一信息,沈星辰觉得并非自己空穴来风,最多捕风捉影。

    李孜衍知道的信息不会比许道一少,这件事情他会插手吗?插手,怎么插手,实力强大也比不上会放暗箭的,更让沈星辰糟心的是,他直觉觉得李孜衍不会掺合江湖事。

    快点,再快一点……

    武林交流大会的活动现场就是红枫山庄弟子练武的校场。碧溪又急又燥又懊恼,分明就是我很急你偏偏还要出来捣乱,这种隐忍不得发的情绪在每次遇上分岔路口的时候就尤其明显,就连神经及其紧绷的封潇潇都敢斜眼看她了。沈星辰真担心她气急败坏罢走,赶紧拖着封潇潇前边带路去了。

    越是靠近,越是听见热闹喧哗的声音,吆喝声,摩拳擦掌声,唏嘘声,跺脚声,再看见宕长的呼吸声,比比皆是,相互交织一片。

    校场中央搭建了圆形高台,位置不甚宽广,但是空间足够两个人施展毕生所学,一黑一白两个青年,一个拿刀一个举剑,你劈我砍,打得甚至胶着缠绵。台下四周都安排了数个高位,封龙腾唐上衣夫妇首当其中,其次是各派带头人,只不过个个精神抖擞,笑容满面薅胡子的薅胡子,点头的点头,活像是领头看戏的。

    身后还各自带了一批忠实追随者,人数众多,但都是出自名声贵派,武功强弱看不出,但是个个紧衣玉束,昂首挺胸,秩然有序的排着整齐,迎风成长的小白杨似的,个个目光炽热皆是追随高台上相互追逐翻飞的两人,暗地里捏拳头,脸上也是一副恨不得自己要上场的急迫。

    若是以前,沈星辰绝对也是这种心思,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她眼神四处乱飘,一边观察众人可有异常,一边跟在碧溪的身后。碧溪到了校场,脚步倒是轻缓了许多。秋子和李孜衍则是坐于对面稍远得近似偏僻的位置上。大概因为一个容貌出众,一个妆扮出众,沈星辰的视线越过参差不齐的攒动的人影中一眼就看见了他们。

    高台打得难分难舍,可实在因为沈星辰的妆扮过于吸引人视线,事以她们走过来的时候,还是引来许多人的目光。

    唐尚依猛然站起来,心中惊诧却也没有主动提及,忙朝她招手:“潇潇,这边来。”

    “封潇潇掺住沈星辰臂弯的手腕突然一僵,

    沈星辰不动声色的回应了她一下,有条不紊的走过去。

    “娘亲。”沈星辰嘴唇哆嗦了一下叫出了声。

    唐尚依惊诧片刻,脸上扬起一丝红晕,亲昵拉着沈星辰在她身边的空位坐下:“你这孩子,好端端的怎么还撒起娇来了。哎哟,看来这段时间真是把你关傻了。”

    唐尚依想要伸手摸摸沈星辰的脸,发现没地落手。刚想要收回,却是被沈星辰一把抓住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娘亲。”

    “哎哟,今天真是要命了。”唐尚依眉梢嘴角不受控制的往上跳,看了封龙腾一眼又转回,满目慈祥柔和中还带了真正润意:“只要你身体好好的,以后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娘和爹再也不阻止你了,好不好。”

    这是封潇潇醒来第一次朝唐尚依无所顾忌的撒娇,那种看似亲近其实疏离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她心头,唐尚依明明想要靠近,可是三个多月在两个人之间筑起一堵无形的墙壁,不知道怎么了,封潇潇明明还是以前那边善解人意,但是就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可现在,唐尚依能感觉的到,她们没变,谁都没变。真好。

    封龙腾嘴角含笑,心情也很不错,只是轻轻的点点头应合她家夫人的说辞,倒是周边的那几个掌门眼神中都浮出阵阵疑虑。封龙腾大手一挥,笑呵呵的说了一句:“嗯,我女儿封潇潇,前阵子身体有些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